【J禁/OS】竹下通爱情故事

·一个小短打

·手机贴膜师O X 地下爱豆S

·原谅我一看到叔组的新命题第一反应就是手机贴膜xxx

 

 

 

“我说翔さん,一共就不到三页纸的台本,这一会儿都快让你翻烂了。”二宫和也嘴里叼着后勤买来的冰棍,靠在保姆车的后座边蹬腿边含糊的哼唧着。

“可这是NINO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还是电视节目,我还是多准备一下好了。”僵硬地挺直背脊坐在前座的樱井翔嘴里念叨着,把已经捏皱成一团的台本展开来继续逐字逐句的研读。

“哎呀,一个地方小电视台的深夜综艺而已,别那么紧张啦。”二宫和也舔了舔冰棍杆上残留的甜味,不舍地把它丢进了车上的垃圾桶,“别忘了你的饭最喜欢的就是你自然的样子了,比如因为肩膀太溜导致跳舞的时候演出服从肩上滑下来那次,台下的尖叫声简直快把场子掀了。”

“别拿深夜档不当地上波!还有那次纯属是演出事故!结果居然还有人在应援网站上留言‘shorin真是越来越会撩人了’什么的……”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吐槽的点,樱井翔认认真真的对二宫和也解释道。

“不是挺好的嘛,”二宫不走心的打着哈哈,“对了,今天的企划究竟是什么啊?”

“嗯…【地下偶像的知名度大测试!一起在竹下通散步吧!】总之就是在竹下通走一圈,看看会不会被人认出来…的意思吧。”

“嗯?”二宫和也一下子来了精神,“好机会啊翔さん!我们一定要被人认出来才行!”

“诶——可是那样节目的长度不就变短了吗,NINO以前不是说上电视最重要的就是出镜率吗。”樱井翔有些抗拒的皱了皱眉。

“傻!以我们的咖位,要是一直并没有被认出来,观众会有兴趣看下去吗!不用等到观众那关我们的镜头就被导播剪没了好吧,只有被人认出来,才会激起观众想去网站上搜索你的好奇心啊。”

“哇,NINO你说的真有道理。”

“那是,不然怎么会做你的经纪人。”

“准备好了吗?开始录你们的企划部分了。”保姆车的门被突然拉开,浓颜的制作人探头进来,有些不满的颦了颦眉,“怎么还没有换装?”

“……马、马上!!!”

 

 

*

 

在自己的选择加上二宫和也的建议下,樱井翔带上渔夫帽和大口罩,以一种浑身上下写满‘我是个公众人物’的状态走下了保姆车,二宫和也则是把便携式摄像机藏进了怀里,装作樱井友人的样子走在他身边沿途拍摄。

本来还想带上的黑框眼镜在出来之前被二宫以‘翔さん脸上最有辨识度的就是这双眼睛,要是被挡住了还让饭怎么认’给一把拍掉,樱井翔有些拘谨的眯了眯眼睛,在人潮汹涌的原宿迈开了脚步。

 

“翔さん,不要老是低着头猛走,抬起头来看看,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给四周的小姑娘放放电。”二宫和也用手肘怼了怼樱井翔的胳膊,小声提议道。

“啊,哦。”抬起眼睛迅速的扫视了一圈,樱井翔看向二宫和也,“我放完了。”

二宫和也想掐人的心都有了。

“要不我们去店里逛逛吧,翔さん你有想去的店吗。”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这个企划甚至有被整个砍掉的危机,二宫不停想着可以调动樱井情绪的方法。

“嗯……”樱井在人头攒动的竹下通停下脚步张望了一阵,突然被一家极小的店面门口挂着的一串串贝壳门帘吸引,“我们去那家店吧。”

“行,你说行就行。”二宫叹了口气,推着樱井朝那家店走去。

等走到店门口的时候,两人才发现这家店不光门帘是用贝壳做的,连玻璃门上也贴满了各种鱼类的贴纸,不禁好奇地抬起头来看了看招牌确认这到底是一家什么店。

【大渔

   ——手机贴膜专门店】

???

?????

樱井和二宫的脑袋上长出了一片片问号草原,手机贴膜??专门店??

震惊的同时,樱井已经走进了店内,果然墙上挂满了各种型号的手机膜,正前方的小工作台上,看起来是店主的人正在慵懒的午后拄着下巴打盹。

二宫和也站在樱井翔身后小声嘀咕道,“哎,这个店主一看就是副偶像宅的样子,我觉得他肯定认识你。”

跑火车也有个限度好吗NINO,樱井翔无奈地垂下眉毛,这个店主怎么看都是个单纯的钓鱼爱好者吧……

正当两个人私底下小动作不断的时候,店主的脑袋一歪,下巴滑出了掌心,一下子惊醒了。

大野智揉了揉眼睛,发现店里站着两个疑似今天第一波顾客的人,他捂着嘴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这才开口问道,“买膜吗?”

樱井翔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二宫和也的眼睛里简直要喷出火来。

“哦,”大野智顿了顿,“那你是要贴膜吗?”

怕被二宫的火焰灼伤的樱井赶紧点了点头,“嗯,对。”

“好的,那你把手机拿过来吧。”大野智也跟着点点头,弯下腰去抽屉里取贴膜的工具。

趁着大野智低头的时候,樱井翔掏出手机冲二宫和也小声比划,“我的手机现在根本不用贴膜啊……”

二宫和也二话不说夺过樱井翔的手机,屏幕冲下摔在了地上,末了还补了一脚,然后捡起手机塞回已经目瞪口呆的樱井翔手里,“好了,去贴吧。”

樱井翔看了一眼已经爆裂开的手机钢化膜,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二宫和也,藏在口罩下的丰唇不甘心的抿了几次,一甩头走向了工作台。

把满是尘土的手机递给大野智的时候,樱井翔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声道歉,“对不起啊…我的手机可能要先去换个屏……”

“没关系,”大野智接过手机端详了一眼,“碎的应该只是膜而已,换一张就好了。”

“那就麻烦你了。”紧张地端坐在小凳子上,樱井翔四处环顾起了店面的装修,蓝色的主调让人有一种身临大海的宁静感,加上店里那些鱼和贝类的装饰,看来店主真的对钓鱼执念很深。

二宫和也也装作参观店铺的样子四处转悠着,时不时向樱井翔抛出凌厉的颜色,让他赶紧去跟店主互动。

樱井翔只好把目光放回店主的身上,这才发现店主有一双非常漂亮的手。

这双骨节分明的巧手正一点点将碎裂的钢化膜剥离樱井翔的手机,并用酒精细心的擦拭残留在屏幕上的胶印和灰尘,动作漂亮的像是在修复一件艺术品。

“啊,”大野智突然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声,指了指手机的右上角,“这里有一点裂了,虽然不影响使用就是了。”

“没关系没关系,”注意力都放在身后二宫和也那压迫感极强的视线上,樱井翔连忙倾身向前,“我来看看啊…”

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变得极近,隔着口罩樱井翔似乎都能感觉到对方的鼻息规律地打在自己的脸上,正当两人的额头就要磕到一起的时候,大野智突然抬起头同他视线相对,两个人的脸上均是愕然。

难道他…真的认出我来了……樱井翔的心跳如擂鼓般鼓动着,甚至压抑不住激动的咽了口口水。

二宫和也赶紧摆正怀中的摄像机,不放过这个充满爆点的瞬间。

半响过后,大野智终于缓缓开口,“你的…眼睛真好看,有让人坠入爱河的感觉。”

樱井翔整张脸“轰”的一声涨的爆红,“谢、谢谢你……”

“不客气。”大野智轻巧的接下了话头,继续手上的工作。

因为大野智话语中的巨大杀伤力,樱井翔整个贴膜的过程中都陷入了一种恍惚状态,当他迷迷糊糊的被二宫和也拽出店铺的时候,他这才拿出的手机,发现上面除了贴好新的钢化膜外,右上角还被画上了一朵盛开的樱花,完美的掩盖住了裂痕。

他隐约想起大野智把手机递还给他的时候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擅自画了点东西在上面,觉得很适合你……要是你不喜欢的话我可以重新帮你再贴一次。”

然后又摇头又点头的自己就被二宫提着领子揪了出来。

“NINO,他真的好厉害啊,不光膜贴的好,连画都画的这么好看……”樱井翔喜上眉梢,把手机展示给二宫和也。

“是是是,但是翔さん,”二宫和也气运丹田,大喊出声,“现在的当务之急难道不是电视台的企划吗!”

“啊,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现在马上给我找、”

“请问…”一个小姑娘怯生生的从后面拍了拍樱井翔的肩膀,“你是shorin吗?”

二宫和也顿时露出了标准的营业笑容,“啊啊,shorin,都跟你说了不要穿成这样来原宿嘛,一定会被认出来的啊。”

“啊!果然是shorin啊——”小姑娘立刻跟变了一个人一样,跟身后的几个姑娘疯狂拥抱大喊,“我就说这个肩膀的弧度不可能是别人会有的啊啊啊啊——”

樱井翔十分敬业的维持着爱豆的标准笑容,跟饭们亲切的招呼问好,心里除了顺利完成企划的放松感外,突然想起了大野智对他说的话。

让人坠入爱河的双眼……吗。

 

大野智听到店前传来一阵阵喧嚣的声音,难得起了看热闹的好奇心,走到门口才发现原来是刚才来贴膜的顾客引起的。

原来是个艺能人啊,怪不得气场跟一般人不一样呢……大野智在心底感慨着,等到人走远了才恍然发觉,还没有收钱。

在记忆中搜寻着刚才那些小姑娘们大喊的名字,大野智在网页中输入词条搜索,看着百科图片上的公式照片,他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勾起了嘴角。

贴膜的钱就等到下次再收好了,眼睛很漂亮的shorinさん。

 

 

END

 

 

 

大家好我回来啦XDDDD(你去哪了

 

结果我什么坑都没有填反而写了个不知道是啥的玩意(靠!

其实这次想写手机贴膜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上周末去草原玩儿,结果晚上篝火晚会转圈圈的时候手机从兜里飞出去了,当我从人群中找到我的手机的时候,发现它除了膜碎了之外,居然完好无损

钢化膜,好强啊,由衷的感慨(

 

其实地下爱豆应该也算特殊职业?XDDDD(强行点题

虽然没有写到,shorin的自我介绍是,“用这双眼睛让你陷入爱河,饭前和饭后当然都要吃甜点,shorin哒哟!”会不会很羞耻hhhhhhhhhhhhhhh(你够

 

还有没有提及到的爱拔酱,他可能是在对街开店的烤冷面职人(what

 

嗯,下次见XDDDD(跑的贼快


评论(36)
热度(163)

© 鱼味樱花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