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OS】きぼう

·今日天晴番外 

·已经变的微乎其微的ABO设定

·画家O x 花店老板S

·亲生的双胞胎出没

·请确认无雷后再继续阅读哦w




得知大野岳和大野月考上临市的重点中学那一刻,在门口摆放鲜花的樱井翔手一抖,剪歪了一枝完整的香槟玫瑰;在马路对面画画的大野智身子一斜,一副快要完成的人像素描扯出一条长长的黑线。

手忙脚乱地庆祝过一番后,一向闹腾的双子难得乖巧地主动收拾好碗筷,在大野智和樱井翔疑惑的视线中回了各自的房间。

“啊~别担心,他们就是那个啦,”支起来的手机屏幕里映出远在国外的樱井晶了然的笑容,“临别的感伤。”

“小岳和小月也要展翅高飞了啊…”大野智撑着下巴低语,状似无意地看了一眼垂着头沉默的樱井翔。

 

出发去学校报到的那天,一家四口背着大包小裹一步步走在通往车站的马路上,樱井翔的嘴一刻不停地叮嘱着在寄宿高中生活的注意事项,以及临镇的风土人情,甚至连学校附近有什么店铺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大野月和大野岳不断将求助的视线投向另一个爸爸,然而大野智就像没看见一样老神在在地走在樱井翔的另一边,时不时还附和几句,嗯嗯,翔ちゃん说得对,你们俩可要记住了。

 

无论步伐放的多慢,长途汽车站还是近在眼前了,大野月一改刚才的不耐烦,揪着樱井翔的衣角哭的就像十年前第一次进幼儿园时的惨状。

大野岳默默地拉着他和妹妹两个人的行李箱站在一边不敢抬头,生怕被两位父亲看到已经开始泛红的眼圈。

“我、我…我不想走…嗝、嗝…我不要离开爸爸和爹地……呜……”跟Alpha爸爸有九成像的娃娃脸哭的像个捏歪了褶的包子,樱井翔忍不住喷笑出声,伸手抹掉那张稚气未脱的脸蛋上的泪痕。

“小月已经是大姑娘了,再哭就要被路过的叔叔阿姨笑话咯,”拍拍那个不停抽噎的小脑袋瓜,樱井翔把最小的女儿揽进怀里轻轻安抚,“再说了,小月不是之前就说过,‘我不想在这个家里呆啦!我要快点长大去找晶姐!’吗?”

“那、那不是生气的时候说的气话么!爸你怎么还记得啊!”大野月气呼呼的抬起脸反驳,“我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不要啊——爸爸错了——”

大野智慈爱地看着一大一小闹成一团,摸了摸依旧低着头的大野岳蓬松的后脑勺,“到那边要多照顾照顾妹妹哦。”

“……嗯。”一直看着地面的小脑袋轻轻点了点,努力掩饰着微微颤抖的哭腔。

大野智蹲下身子,捧起大野岳泪光闪闪的脸颊,笑着刮了刮那个红红的鼻尖,“虽然小岳已经是个男子汉了,有什么事也别都憋在心里,多给家里打打电话,爸爸和爹地会一直耐心听的。”

“嗯嗯。”大野岳用力的点点头,再抬起来时已经换上了一贯的淡漠表情,揶揄道,“一直耐心听完?爹地你哪次不是听到一半就看着爸的侧脸发起呆来了。”

“…哈哈,都赖你爸长的太好看。”

 

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发现,原来家人之间有这么多话要互相倾诉,然而长途汽车已经缓缓进站,纵然有千言万语还没有说出口,大野岳和大野月还是用力抹了抹眼角的湿润,提着行李上了车,满面笑容地朝车外的大野智和樱井翔挥动手臂,“我们会经常回来的!”

“到那边别忘了好好学习!”樱井翔还是没忍住说出了家长定番台词。

大野智揽着樱井翔的肩膀冲两个孩子挤挤眼睛,“这个不用听你爸的,该玩儿的时候还是要玩儿。”

“智くん!!”

“哈哈——爹地爸爸再见————”

 

 

汽车开走良久,樱井翔依旧坐在车站的长凳上,无言地望着汽车驶去的方向。

一直坐在他身边的大野智看了看染上暮色的天空,拍拍他的手背,提醒道,“…走吧,回家。”

“……嗯。”樱井翔点点头,拉着大野智的手站了起来,久坐的双腿有些僵硬,樱井翔跺了两下,这才对大野智露出笑脸,“回家。”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好新鲜。”走在回家的路上,大野智突然开口。

“嗯?”樱井翔不解地看向大野智看不出情绪的侧脸。

“总觉得我们的身边一直有孩子在呢,一开始是小晶,然后是小岳和小月,我还以为我们五口人会这样生活一辈子呢。”大野智扭过头回视樱井翔,在路灯的照射下樱井翔隐约地看到恋人眼中的水光。

“哈哈,他们总会长大,会有自己的想法和要去的地方,”樱井翔吸了吸鼻子,“我们虽然是家长,但也不能保护他们一辈子啊……”

“唉,总觉得小岳和小月出生还是昨天的事情…”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回忆,大野智fufu地笑了起来,“当时你昏迷了两天,可吓死我了,结果醒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智くん,我要吃荞麦面,加两个鸡蛋’……”

“打住打住,这页揭过去,谈点别的!”想起那时大野智满脸胡茬黑着眼圈震惊地看着他的表情,脸皮薄的Omega顿时涨红了脸,转动脑筋试图转移话题,“智くん不也一样,说是练习了十个月怎么抱孩子,结果还是笨手笨脚地把小月给抱哭了。”

小小的大野月在怀里大哭的样子仿佛还在眼前,大野智掩饰般地干笑了两声,“哈哈,毕竟没有翔くん有经验啊。”

“不过,小月和小岳小学一年级暑假的手工作业,智くん做的真棒啊,那一刻我由衷的觉得孩子的爹是你真是太好了。”

“那时候小晶还吵着要回到小学让我帮她做手工作业呢,说翔くん以前帮她画的作业害她被嘲笑了六年。”

“智くん。”樱井翔突然停住了脚步,大野智也跟着停下,耐心地等待恋人的下一句话。

“小月和小岳,还有小晶,他们的爹地是你,真是太好了。”樱井翔低着头,昏黄的路灯在他的脸上投下阴影,看不清表情。

“这句话翔くん刚刚说过了呀。”知道Omega又在想之前的事情,大野智晃了晃两人相牵的手,给予对方安心的力量。

“我曾经以为,我的人生在得知自己性征的那一刻就结束了…”樱井翔回握住Alpha的掌心,像是有了继续说下去的勇气,“后来老天爷大概是实在看不下去我的自暴自弃,就把小晶给了我,那个时候,小晶就像我生命里唯一的光芒一样……”

“我一度觉得,小晶已经是老天爷给我最大的礼物了,直到我遇到了智くん,”樱井翔抬起头,蓄满水汽的大眼闪着星光,“谢谢智くん来到我的生命中,又给了我小岳和小月,让我知道,原来我的人生可以过的这么幸福。”

“说什么傻话,”大野智上前一步,抵上恋人的额头,贴着Omega丰润的嘴唇,低声开口,“要这么说的话,我才应该感谢翔くん。”

“我啊,一直没有什么归属感,从小到大都是,所以我才选择做一个流浪画家,我那时觉得,大概走到大海的那一刻,就是我停下脚步的时候吧…”

“然后我就遇到了你,”大野智闭上双眼,在樱井翔的唇上轻吻了一下,“那一瞬间,我的心底第一次响起了一个声音,让我停在这里,跟眼前这个人在一起。”

“翔くん,你总说是我拯救了你,其实,你也同样拯救了我。”大野智从怀里掏出一朵香槟玫瑰,庄重地放在樱井翔的手中,“大概我们就是传说中的天生一对吧。”

樱井翔握着那朵香槟玫瑰,流着泪笑了。

 

 

 

“话说这玫瑰是咱们家店里的吧,你就随便折了?给钱了吗?”

“嘛,嘛,大不了我把自己赔给你好了。”

“你这辈子不早就赔给我了…吗……”

两个人一边斗着无意义的嘴一边走回了花店,却被店门前的景象吓的张着嘴愣在原地。

“哟!”身材窈窕的少女拖着巨大的行李箱,看到两个人后把墨镜推到额头上,朝他们打了个美式招呼,“实在是嫁不出去,所以我回来啃老啦。”

 

 

 

小镇的街角,开着一家小小的花店。

这间无名的花店里,每天都在诞生新的希望。

 

 

 

 

END

 

 

 

久违地写写画家和爸爸的故事XDDDD

ABO的设定几乎要失去存在的意义了x

 

昨天午休给同事安利我团综艺的时候我们一起看了山组带娃那期密岚,山组坐在沙发上陪小春看电视那里同事突然感慨道,“他们好像两口子哦。”当时我就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你们懂的(??

 

山组真是好适合一起带孩子啊(陷入幻想

最后让亲生的后闺女回来的时候我想跪在地上哭着喊晶姐欢迎回来(干嘛啦

 

我认真的想过花店的故事我能写到什么时候

大概就是晶姐嫁人吧(那样永远不会结局了


最后一个P.S 香槟玫瑰的花语是: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此生只钟情你一人

 

 

晚安XD






评论(29)
热度(178)

© 鱼味樱花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