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井医生!七床的小姑娘又哭了!非要您去哄才行!”
“好的稍等!”穿着白大褂的青年放下手中的病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从容不迫地走出了会诊室。

“大野医生!手术就要开始了!请您赶快准备!”
“哦哦哦!知道了!”刚刚下了一台手术的青年把最后一口面包胡乱塞进嘴里,含糊地答应着,脚下虎虎生风奔向护士的方向。

擦肩而过的瞬间,樱井翔清甜的香水味钻进了大野智的鼻子,大野智不禁停下了脚步,略带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那道挺直的背影。
“大野医生啊啊啊——手术啊啊啊——”被护士的嘶吼拉回神智,大野智赶紧调整好状态,重新睁开的瞳孔冷静又果决,利落地扯下披在身上的白大褂丢给还愣在原地的护士,“……走吧。”

在大野智消失在走廊尽头的那一刻,躲在楼梯拐角的樱井翔像是要吐出魂魄一般松了一口气,又紧张的攥起拳头。
刚刚…他的反应…是不是闻到气味了……
这样下去的话……很快别人也会发现的……
可恶…明明上午刚刚打过抑制剂的……
樱井翔的手不自觉的伸进白大褂的口袋里,注射器和药瓶的触感令他感到安心。
没办法了,只好找机会再打一次抑制剂了。
樱井翔紧抿着嘴唇,一扭头消失在楼梯的拐角。

————————

今天写智诞的时候不造为啥一直在走神所以干脆给一直嘴上说说爽却没有动笔过的双医生ABO写个小预告(。)
正所谓名花还未圃,我先松松土(呸)

这篇的Omega翔君是有抑制剂依存症的设定,就是每天活在自己将要热潮期的焦虑中,会不自主的习惯性给自己注射抑制剂
想象着樱井医生打抑制剂的时候,掰开白嫩的大腿根内侧全是因为过量注射而泛红的针眼时我就🐔儿立正(你怎么还没被抓走

当然要是大家不想看这种病病的设定的话我就不深挖了(抱着锹睡死(醒醒!

评论(50)
热度(129)

© 鱼味樱花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