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OS】Mr.Jealousy 12

·与Teleportation同属一个世界观 OS公开恋情之后的故事

·双线并行 基本上现在都只有更新正篇(靠

·本篇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ABO世界观 会提到关于生宝宝的话题 注意避雷

·O和S都是俳优 O是被定位成Omega的Alpha S正好相反

·前几天打游戏时候说的谁先飞谁更新(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打赌千万不要当第一个起哄的人(gun





某台有一档夜间情感类综艺,由于节目的受众群里大部分都是Omega主妇,所以经常会邀请一些各行业里表现出色的Omega来评论时下Omega社会里比较注目的话题,大野智偶尔会也作为特邀嘉宾出演节目,由于其天然无害的属性和跳脱常识的回答,使得希望他成为常规出演的呼声越来越高,嘉宾中许多年长的Omega更是把他当做亲弟弟一般疼爱有加。

 

不过说到底,本质上我可是个Alpha啊。大野智一边露出营业微笑朝各位嘉宾和主持点头示意一边坐到放着自己名牌的位置上,撑着下巴开始放空。

节目的话题基本都围绕着Omega为中心展开,从Alpha的角度看着嘉宾们的发言,那些跟他的想法有着极大差异甚至背道而驰的意见着实让大野智很有新鲜感,而且当他把这些见闻分享给恋人的时候,那个明明才是真正的Omega的人却会露出惊奇的表情感慨,啊,原来大家是这么想的啊。

猛地意识到节目还在收录中,大野智急忙压下因为想起恋人而忍不住上扬的嘴角,把注意力集中到正放着VTR的显示器上。

画面中的影像是根据最近网上热议的话题而制作的街头采访,主持人的麦克风递向一个个职业着装各异的青年Alpha,不厌其烦地询问,“在知道您的Omega伴侣无法生育的情况下,您还会选择跟对方结婚吗?”

被采访的Alpha有的看着镜头支支吾吾,有的自信满满,有的一脸难色,有的毫不在意,但回答却是千篇一律的一致。

“会啊。”

“我会选择跟对方结婚的。”

“孩子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她的爱。”

“即使他不能生孩子,我也还会一如既往的爱他。”

“虽然可能会有来自父母的压力…但是爱会战胜一切的。”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

VTR在观众的掌声中结束,看着影像中那些Alpha的宣言,大野智的眼眶一阵湿热,这么多的Alpha抱着跟他一样的想法,也给予了他莫大的勇气。

是的,就算翔ちゃん真的无法怀孕也没关系,毕竟两人这么多年的深刻牵绊,是不会受到这种事情的影响的,翔ちゃん也一定是这么想的…、

“‘爱’什么的,从Alpha的嘴里说出来真是冠冕堂皇的借口啊。”大野智的思绪突然被后方传来的声音打断,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发言的是一位畅销小说作家,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位女性Omega作家曾经离过一次婚,原因是丈夫婚内出轨,两个人之间也没有孩子。

“在追求你的时候口口声声地说着爱你,厌倦了就立刻舍弃,这就是Alpha啊,”人到中年却风韵犹存的女性将颊边的碎发撩到耳后,叹息着开口,“如果再没有孩子的话,更是连留住对方的最后一张底牌都没有了。”

“而且知道自己不能生育的Omega跟健全的Omega相比,心态上总是会带着对Alpha的歉疚和自卑的,一再容忍Alpha出格的举动最后导致精神崩溃的Omega也是有的,即便两个人真的相爱,结婚后将要面对的除了伴侣,还有对方的父母及亲朋好友,Alpha真的可以做到让自己的Omega不受到任何来自外界的伤害吗?当现实的问题接踵而至的时候,Alpha还能保证爱可以战胜一切吗?呐?”作家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身边坐着的另一位纤细的Omega女性。

“诶…这种事情虽然有发生,但也还是占少数的啦……”原本是体操选手现在因为结婚而退役成为全职主妇的嘉宾接到作家的眼神,有些不安地瑟缩了一下,还是回答道,“不过不管是否想要孩子,无法生育对Omega造成的打击都是巨大的…Omega是本能的会对无法创造稳定的家庭而感到不安的生物啊……”

“啊啊——听到前辈们的回答,我都不敢对婚姻抱有幻想了啦!”坐在大野智旁边的Omega见状立刻垮下脸大声哀怨道,摄影棚内逐渐凝重的气氛总算稍稍得到了缓解。

“你年纪还小着呢,不要做无谓的操心啦。”作家心领神会地露出微笑转移了话题,“倒是大野さん到现在还没有开口讲过话呢,明明在场的人里离婚姻殿堂最近的就是大野さん了吧。”

“诶??”突然被甩锅的大野智愣了一秒,凭直觉回答道,“可是现在更想过二人的世界啊。”

“哈哈哈,NICE热恋中的标准回答呢。”大家纷纷因为大野智的答案笑了起来,顺势进入下一个环节。

 

 

 

结束了收录的大野智走出电视台,看着头顶的夜空,有些失落地叹了一口气。

刚才节目中Omega们的发言,说实话真的吓到了他。

一直以来自己是不是只站在Alpha的角度去思考关于樱井翔的事情,而忽略了对方作为Omega的感受呢?

自己作为一个Alpha认为理所应当给予樱井翔的关怀和保护,在Omega的角度看来,是不是就像一张空头支票一样毫无说服力呢?

本以为自己已经把心意完完全全地传达给了Omega,然而翔ちゃん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还是怀揣着无法消除的不安吧……

攥紧了拳头,大野智暗暗下定决心。

既然无论如何都抚平不了Omega本能的焦虑,那就一直对他好,一直对他好,好到让他忘记那些对未来的恐惧不就行了。

敲定主意的大野智立刻掏出手机给松本润打了电话,“喂,嗯,收录结束了,我在电视台前面的路口等你,嗯,对了,回去的时候顺便去街角的那家店买块起司蛋糕吧,翔ちゃん最喜欢吃他们家的蛋糕了……、”

一个踉踉跄跄的瘦弱人影突然撞到大野智的后背,走了两步之后跌倒在马路中央,大野智急忙对松本润说了声抱歉便挂断电话,跑到马路中央把人搀了回来,“您没事吧…诶?”

摘下连帽衫的帽子露出的惨白脸颊,赫然是刚刚跟他一起录节目的那位前体操选手。

“啊…、我、我没事……”像是被发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女性Omega嗫嚅着拼命摇头,“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最近有点太累了……”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作家走到前体操选手的面前,抚上对方被厚厚的粉底遮住的浓重的黑眼圈,“你……是做了不孕治疗吧?”

“!!!”前体操选手一脸被说中的大惊失色,更加慌乱的否认道,“不是的不是的…”

“收录的时候就觉得你今天的精神状态不太对,果然没有猜错,”作家更加笃定地追问道,“是你丈夫要求你去做的?还是你擅作主张?”

眼看着已经瞒不下去,前体操选手低下头,小声地承认,“是…是我老公他…不过我是自愿的…!我老公家只有他一个独子,如果我不能生孩子的话就没有人继承产业了……”

“……”长长的一声叹息过后,作家从大野智的手中接过瘦小的女人搂入怀中,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皱了皱眉,感同身受地开口,“很痛苦吧?不孕治疗。”

连日来的压力仿佛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前体操选手崩溃地在作家的怀中大声号哭起来,“好可怕…那、那些不知名的机器,在身体里面…真的好痛啊……”

抚着女人的短发,作家轻柔地安慰,“好好大哭一场吧,哭过之后再勇敢的去接受,谁让这就是我们应该承受的命运呢…”

“我当年…要是能在悲剧发生前阻止掉就好了……”作家呢喃着,状似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呆愣在旁边的大野智。

大野智猛地想起来,在模模糊糊的记忆里,樱井翔似乎是说过,想去做不孕治疗的事情。

连告别都没来得及说,大野智的双腿已经不受控制的动作起来。

……那个笨蛋!可千万别再勉强自己了!大野智强压下心中不好的预感,飞快地往家里跑去。

 

 

 

几乎是在插钥匙的同时用力打开大门,大野智甩了两下踢掉脚上的鞋子,赤脚踩上了家里的地板,“我回来了!”

“啊、…啊!欢迎回来…!”厨房里传来恋人有些慌张的声音,大野智一转身踏进厨房,映入眼帘的却是樱井翔手里拿着刀腹部沾满血迹的景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野智失声尖叫了起来,几乎想也不想地冲上前去,“翔ちゃ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樱井翔被大野智的尖叫吓的也跟着叫了起来,手里的刀子一失手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狠狠地把Omega拥进怀里,大野智急切地在樱井翔身上胡乱摸索确认起来,“受伤了吗??怎么这么多血???啊啊啊啊都是我的错你不要伤害自己啊翔ちゃん!!!”

“啊啊啊——啊?”终于从Alpha突然的拥抱中缓过神来的樱井翔眨眨眼,稍稍拉开跟大野智的距离,看着他的眼睛正色道,“不、不是我的血啊?”

“那怎么会…”明显还没从冲击中缓过神来的大野智机械地开口。

“啊…那个……”樱井翔有些羞愧地瞥了一眼砧板,“对不起啊智君…我以为我可以的……”

“干嘛又道歉……呜哇…!”大野智顺着樱井翔的视线看过去,砧板上躺着一条被粗暴地开膛破肚还带着横七竖八刀痕的鲫鱼,配上无法闭合的圆溜溜鱼眼,换个滤镜立马就是恐怖片。

“没想到划开肚子的一瞬间血就喷出来了…”樱井翔像个检讨自己没做完作业的小孩子一样碎碎念,“‘啪’的一下哦,真的吓到我了,明明看智くん做的时候很轻松的……”

“你啊…”大野智吸了吸鼻子,抹了抹差点吓出泪水的眼角,“怎么突然想下厨?”

“我…好奇啊,”樱井翔故作洒脱地开口,转身捡起掉在地上的菜刀,“偶尔也想…给智君做一次饭。”

比自己稍微黝黑一点的手掌抚上自己的手,轻巧地夺过掌心中的菜刀,大野智把樱井翔往外推了推,调笑道,“快去洗洗吧,这里我来就好。”

“……”反驳的话语梗在喉间,樱井翔看着Alpha恋人熟练地收拾好厨房的惨状并有条不紊地处理生鱼的样子,咬了咬嘴唇,走向了浴室。

全然不顾自己还穿着衣服就站在莲蓬头下面,樱井翔仰起脸,任凭水柱由上而下将自己淋得湿透。

“真没用啊…我……”宛若蚊吶的呢喃,很快被水流声吞噬的一干二净。

 

 

 

将厨房的一切摆回原位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大野智看着变回整洁的空间,露出满意的微笑。

没想到他一进厨房三不知的Omega恋人居然会给自己做饭,虽然没有做出实质性的成果,但这份心意让大野智不禁骄傲地感慨,这个世界上真是没有比他的翔ちゃん更可爱的人了。

想到做到的大野智决定现在就去夸夸他举世无双的好伴侣,路过书房的时候,他看到书架上一整排自己表纸的杂志,更加嘚瑟地跑到书架前翻看了起来。

翔ちゃん也真是喜欢我呢…嗯?一份薄薄的资料从杂志里掉了出来,大野智疑惑地捡起来看了几眼,顿时变了脸色。

资料上详尽地记载着不孕治疗的种类和方法,冰冷的文字和毫无感情的描述让大野智的心底不寒而栗。

如果樱井翔真的打算去做这些治疗…大野智沉默地将资料捏在手里,朝着卧室走去。

 

 

 

推开卧室的门的瞬间,原本萎靡地躺在床上的樱井翔一下子恢复活力坐了起来,对着大野智笑的温暖,“智くん,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不孕治疗的事情吗?我今天去询问了松润的专属医生,现在的科技真的很发达呢,基本上不用怎么吃苦就可以…”

“翔ちゃん,”大野智冷冷地打断樱井翔的话,拿出了藏在背后的资料,“你在说谎,对吧。”

“智くん……”樱井翔也褪去了脸上的笑容,声音里带上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把那个,还给我,就当做没看见,好吗?”

大野智慢慢提起那份资料,在Omega的面前,将几张纸片撕扯成两半。

“智くん!”樱井翔有些急躁地想要下床去夺,却被Alpha突然凌厉起来的气场震慑的动弹不得。

“樱井翔!”Alpha只有在盛怒的时候才会喊出Omega的全名,伴随着Alpha的怒火,信息素也肆意地散发出来,平时闻起来清爽又带着奶香的味道,此时竟有一些烈酒般的刺鼻,张狂地侵蚀着Omega的身体和神志。

“你是我的Omega,所以…”大野智一个使力将瞳孔开始涣散的樱井翔推到在床铺上,贴着对方的耳垂低语,“别擅自主张去做那些伤害自己的事情,这是命令,知道吗?”

“可是…”

“没有可是!”一拳砸在樱井翔颊边的床板上,大野智看到Omega眼中毫不掩饰的惊恐,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立刻俯下身子抱紧Omega的身体,“别逼我对你生气…好不好……”

他明明想把眼前的人小心翼翼的捧在掌心里保护,却差点亲手伤害了他。

感受到樱井翔颤抖着双手胆怯地环上他的后背,耳边是Omega恐惧到极点本能的回应,“别生气…对不起,对不起……”

 

一时间所有的语言都变的苍白无力,两个人用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身体的力量紧紧拥抱着,却无法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心意。

 

 

这大概就是之前妄图违背命运的惩罚吧,大野智心想。

 

 

 

 

 

 

 

TBC

 

 

 

 

照这个发展,下一章怕不是要进入冷战期……

让我抱紧风组小天使x

 

本来想说写个双俳优缓解一下压力 现在我觉得我压力更大了(

 

这两天身体和心态又开始亮红灯了,之前的留言一直都没有找到时间回,怕丧到大家(靠

不过我都有很认真看了!谢谢大家评论那条作者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特征,仿佛看到了新的自我(???)

 

等心态调整好了会回复大家的 爱你们-3-

 

最后多余一嘴,觉得生气的智君好苏(滚




评论(21)
热度(154)

© 鱼味樱花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