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舞驾一二】family

·舞驾设定 全员出没 夹带OS私货

·大概就是日常向的傻白甜小段子

·欧

·欧

·西

 

舞驾家又迎来了一个平凡且宁静的清晨。

“一郎尼桑,为什么二郎尼桑盘子里的蛋比我们多一个?”五郎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扯着稚嫩的童音朝厨房喊道。

“这个嘛……”厨房里传来一郎掺杂着些困扰的黏糊糊嗓音。

无视了被牛奶呛的面色发红的舞驾二郎和拼命冲他比“嘘”手势的舞驾三郎,舞驾五郎一脸坚持地等着一郎的解释。

“因为二郎就要考大学了晚上学习很辛苦的啊,要补充点营养。”从厨房里探出的面包脸上依旧挂着软绵绵的笑容。

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的五郎鼓起包包脸嘟囔着,“难道不是因为一郎尼桑最喜欢二郎尼桑了吗?”

正所谓石破天惊。

舞驾二郎咳嗽的更大声了。

“嘛这也是原因之一啦……”一郎歪着头思考了一下,并没有反驳。

“呜呜呜我吃饱了!”舞驾三郎迅速横扫了眼前了食物,一手提起书包一手拽起舞驾五郎还不忘向今早一直沉默不语的舞驾四郎狂放wink眼色,“一郎尼桑二郎尼桑我送四郎和五郎上学拜拜!”

“诶……”一郎看着三郎提上鞋一手一个娃绝尘而去的背影,慢悠悠的喊了一句。

“便当……没带哦……”

 

有小小心事的舞驾五郎没有说话。

不知为何不愿开口的舞驾四郎没有说话。

正冥思苦想着找个什么话题活跃气氛的舞驾三郎没有说话。

舞驾家的上学路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寂静。

 

“为什么一郎尼桑那么喜欢二郎尼桑呢?”五郎闷闷地开口。

“呀……这个……”三郎颇感苦恼地歪了歪头,“等五郎长大就会知道咯。”

“等五郎长大就会知道了吗?”舞驾五郎抬起头看着三郎,重复了一遍刚才他说的话。

“恩,等五郎长大了之后就会知道很多很多事情咯!”看着弟弟充满希冀的目光,三郎也冲他绽开温暖的微笑。

“那我一定要快点长大才行。”五郎攥紧了空着的小拳头下了决心。

“恩恩。”深感小孩子真好骗的舞驾三郎,为自己再一次在弟弟们面前守住了哥哥们不为人知的秘密的英勇和机智,在心里偷偷地自豪起来。

然而早已看穿了一切的舞驾四郎在目睹了三郎糊弄小孩全过程后,猫嘴勾起了一抹微笑。

“五郎想现在知道一郎尼桑为什么那么喜欢二郎尼桑吗?”

“诶?”三郎愣了。

“想!”五郎亮了。

“因为啊……”四郎故作高深地凑到五郎耳边,“其实五郎是一郎尼桑和二郎尼桑生的小孩哦。”

“…啊!”五郎震惊地瞪大双眼看着四郎。

“五郎知道吗,生小孩的时候可疼啦,就是因为二郎尼桑不辞辛苦给一郎尼桑生了五郎,所以一郎尼桑才对二郎尼桑那么好哦。”舞驾四郎面色不改地给五郎讲起了连舞驾家哥哥们都不知道的隐闻秘辛。

“原来……是这样啊……”就这么对四哥的话深信不疑的五郎显然受到了相当大的文化冲击。

看着五郎同手同脚走进幼稚园的笨拙样子,舞驾三郎担忧地拉了拉舞驾四郎的手,“你到底跟五郎说了什么啊?”

“三郎不用知道。”

“为、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有也要喊我尼桑啊喂!”

 

与此同时,舞驾家的餐桌上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寂静。

至今仍以为与尼桑的关系还是不为人知的秘密的舞驾二郎涨红着(被呛到)的脸抬头看了眼不动筷光盯着自己看的一郎,戳着自己盘子里的荷包蛋,“今天都被五郎说了,以后就别这么区别对待我了……”

只要弟弟们开心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也懒得理会的舞驾一郎撑着脸笑眯了眼,“可是二郎晚上真的很‘辛苦’啊……”

“尼桑!!!”这下舞驾二郎的脸上是真·满江红。

“总、总之以后也别在弟弟们面前说奇怪的话!”

“はい,はい…”光顾着欣赏美景并没有听进二郎说了什么的一郎点头应和着。

“那,我去上学了。”二郎提起书包站了起来。

“路上小心。”这么说着的一郎随着二郎走到了玄关。

实在拿对方期待的眼神没辙,二郎叹了口气,嘴唇轻轻在一郎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好了我走……呜!”

直到把人按到门上吻到快断了气,一郎才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额头抵上对方的,“这才叫离别吻啊……”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一把推开身上的人,二郎抓紧了肩上的背包夺门而出。

目送二郎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一郎这才回去吃自己迟到许久的早饭。

 

今天的五郎真的不太对劲。

同手同脚的跟三郎四郎一起回了家之后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吃完了晚饭,不算上因为一直盯着二郎的脸看手上的勺子掉了两回的话。

看了看窝在沙发上战战兢兢等着受罚样儿的三郎和老神在在的四郎还有彻底被五郎瞅毛了的二郎,一郎反射弧极长地,歪了下头。

我的弟弟们,为什么,不开心。

但这并不耽误舞驾家晚饭过后的甜点时间。

舞驾五郎看着手上的布丁,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一般跑到二郎面前,递出双手,“二郎尼桑!这个给你吃!”

二郎瞪大眼睛,寻思这不过年不过节的这孩子是来哪出。

“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五郎真诚地看着他,又往前递了递布丁。

“哦…好…五郎真乖…”知道自己拗不过这孩子的固执,二郎只好接过布丁,又摸了摸五郎的脑袋。

“我以前不知道二郎尼桑的辛苦!真是太对不起二郎尼桑了!”五郎依旧盯着二郎,眼中似乎聚集起了泪光。

“哈、哈?”完全跟不上状况的二郎手忙脚乱地安慰起了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往自己怀里钻的末弟。

最后还是从四郎嘴里打听到他今天到底跑了什么火车的舞驾三郎把自己深深埋进沙发,整一个没脸看。

舞驾四郎看了眼和专心欣赏兄慈弟孝现场的自家大哥,拿起手中的游戏机继续对战大魔王。

 

今天的舞驾家依旧平凡且宁静。(心)

 

 

顺便一提,五郎的误解一直持续到上了小学一年级。

得知男人是不能生孩子的那天,五郎放学后把自己关进房间里整整一夜,第二天就变成了一个不爱说话的cool boy。

似乎连叛逆期也提前了。

 

 

END

 

最近看了太多早期山组的糖,炸的我东西南北中(what)


评论(8)
热度(146)

© 鱼味樱花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