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OS】Secret

·收录在爸爸本中的有关爸爸过去和小晶身世的一章,因为有打算在此基础上再写写后续,所以放出来

·ABO设定 建议阅读过今日天晴的本篇和番外后再看这篇

·今日天晴  01 02 03 04 05

·RAINBOW   

·如果有买了本子已经看过的GN 就……再看一遍嘛(滚!!

·恭贺新专发售!

 





夜里,樱井晶把两张旧照片压得平平整整,塞进了自己的日记本。

日记的扉页上夹着一张在杂物间找到的更古早的照片,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樱井翔正拿着水管,用水流玩闹地泼向一个长得跟樱井晶有八分像的小女孩,小女孩一边躲闪着,一边撩起水池里的水反击,笑的十分开心。

相纸的背面右下角,被人用水性笔歪歪扭扭地写下一行文字。

「兄ちゃんと舞」

哥哥和……小舞。

樱井晶摩挲着这张照片又发了会儿呆,这才合上日记,把它放进了抽屉的最底部。

 

 

 

清晨,樱井翔正半跪在店门前耐心地修剪着花枝,突然后颈传来阵阵痒意,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剪刀,向后摸去。

“先别动。”身后传来恋人温软的声音,樱井翔乖乖地收回手,任由大野智把他稍长的发尾拢起,用橡皮筋扎成一个小啾。

“FUFU,这样就跟你年轻的时候一样了。”大野智顺势坐在他旁边,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哪有,我年轻的时候可比这个长多了…”有些羞腼地摸了摸后脑短短的发辫,樱井翔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警觉的眯起眼睛,“智くん你怎么知道我以前扎过辫子的。”

“啊…就……我有看过照片啊……”大野智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游移。

“……智くん。”

“我在?”

“那张照片上……我没有扎头发哦。”樱井翔听见自己的声音笑意盈盈,语气却没有丝毫起伏,“离午饭还有一段时间,你可以好·好给我解释一下。”

“呃……………………”看到挂着笑容逐渐向他逼近的樱井翔,大野智再一次感受到一向谦逊有礼的恋人黑起脸来是多么的可怕。

 

餐桌上,樱井晶看着拼命给樱井翔夹菜的大野智和一句话不说只是埋头苦吃的樱井翔,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给大野智抛了个“咋回事儿呀?”的眼神,结果只收到对方苦笑着摇头的回应,樱井晶失望地叹了口气,扭过头却发现樱井翔圆润的大眼正锐利地盯着她,吓的碗中的饭粒差点洒了一桌。

“你们两个搞什么小动作呢。”樱井翔冷冷地开口。

“没有没有没有……”一大一小两个活宝一同举起双手摇头辩解。

“噗嗤。”被两人的动作逗的忍俊不禁,樱井翔捂着差点喷饭的嘴开口,“你们两个看着真像父女。”

“哎,这话说的,好像咱们两个不像似的。”樱井晶赌气地跳下自己的椅子,揽着樱井翔的胳膊,冲大野智大声问道,“像不像?像不像?”

另一只胳膊被大野智勾住,alpha的气息贴在自己的身侧,耳边响起低笑,“像,那这么说我跟翔くん应该也有夫妻相的,小晶你说像不像?”

“像——老像了——”

“好啦好啦吃饭!”不知道是被两人挤得太热还是大野智故意把热气吐在自己耳边,樱井翔遮住发红的耳朵撵着两人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很多年之后樱井晶才得知了两位家长的过去里还有过那样一段交集,她那个时候一边收拾去大学报道要带的行李一边应和着,“啊,那不挺好吗,爸在危险的时候只遇到过智さん一个alpha。”

在旁帮忙的大野智和樱井翔闻言,相视一笑。

挺好的,挺好。

 

*

 

午后的花店迎来了短暂的闲暇时间,也许是阳光太过温暖,樱井翔百无聊赖的趴在柜台上发呆,居然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大雨像是不会停止一般地倾盆而下,年轻时的自己就这么在雨中奔跑着,一头闪亮的金发被淋的湿透,贴在皮肤上湿湿黏黏,裤腿被泥水染的脏兮兮,然而脚下依旧踏着虚浮的步子向前行进。

要快点……再快点……不然小舞…小舞……

雨……为什么还不停呢……

“…翔、翔……”恍惚中耳边传来呼唤自己的声音,樱井翔皱着脸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视野里的一大一小两团模糊的身影渐渐清晰。

“哎哟爸你吓死我了!喊你半天都不醒!”樱井晶捧着一个装水的碗大呼小叫。

“你再不醒过来,小晶就要把整碗水都泼给你了。”大野智笑着把手上的水珠弹到樱井翔脸上。

“什么啊……”樱井翔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水迹,原来这就是害他梦到那个夜晚的罪魁祸首……

穿过两人担忧中夹杂着恶作剧成功的表情,他看到门外开始泛红的夕阳暮色。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经常提起往事的缘故,晚上,樱井翔又梦到了很多年轻时的事情。

这次的情况比上一次还要严重,在混沌的梦境里,他无法挣扎,无法呼救,只能顺着重力不断下坠,那些他不愿触及的过去像走马灯一般绕住他的身体,一帧一帧地回放。

 

随着年龄的增长,考取了离实家更远的名牌大学,为了掩盖日益成熟的信息素气息只能不断加大药量,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真实性征,白天在学校里做一个成绩优良的三好学生,晚上则混迹在各种鱼龙混杂的场所,用酒精和拳头释放无处宣泄的苦闷和压力。

即便现在就这样死去,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就在快对自己的人生失去信心的时候,接到了妹妹的电话。

“哥哥,我的分化结果出来了,是omega,好开心,我可以跟喜欢的alpha在一起了……”

“…啊,是吗、”与自己得知了性征后完全不同的反应让樱井翔一愣,喉咙有些发紧,就连心脏也被对方语气中的喜悦感染,跳动的更快了一些,“恭、恭喜你啊。”

“哥哥什么时候回来一次啊,家里人都很想你,在大学过的还好吗?”难得有机会给自己打电话的小舞兴奋地问东问西。

“啊,挺好的,每天就上上课,然后晚上回寝室看看书什么的。”樱井翔一边对答如流地回应着,脚下还不忘踩踩刚才偷袭自己的某个混混,让他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那我就放心了,毕竟哥哥也是o…”似乎说到了禁句,电话那头出现了短暂的停顿,“…抽空回来一次吧,还想给哥哥介绍一下我男朋友呢~”

“…好啊。”寒暄过之后挂掉电话,樱井翔踢开路障,走出充斥着血腥味儿的暗巷。

如果喜欢的人是alpha的话,成为一个omega也是令人高兴的事情吗。

……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吧。

樱井翔走在昏暗的夜路上,笑的讽刺。

 

他说过要抽空回一次家,然而当小舞婚礼的请柬寄到他手中的那一刻,他还是退缩了。

他不敢。

对他来说omega的身份实在太沉重,甚至说是他一生不幸的根源都不为过,这样的他又该如何祝福同样身为omega的妹妹一生幸福呢。

然而有些事情,错过了就真的无法再挽回。

最后一次接到有关妹妹的电话,居然是医院打来的。

院方的口气十分严重的样子,樱井翔只来得及听到怀着孕的小舞和丈夫在回丈夫的老家途中遇到了车祸,就再也无法接收任何信息,大脑一片轰鸣,几乎想也不想就冲了出去。

走出车站的时候已经是夜晚时分,老天爷还十分不给面子地下起了大雨,根本招不到计程车的樱井翔一咬牙,在雨幕中奔跑了起来。

当他最终狼狈地冲进医院的那一刻,双膝几乎马上瘫软了下来,没等他说出小舞的名字,就因为体力不支昏厥了过去。

所以说…omega体质……超麻烦的啦……樱井翔只来得及在心里抱怨一句性征的弱势,眼前就被深不见底的黑暗笼罩。

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他循着护士长的指示找到小舞的病房时,却发现床铺上空空如也。

小舞不见了。

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唯一能证明小舞曾出现过在这里的,只有婴儿床上睡的正熟的女婴,樱井翔呆愣愣地看着她,等再一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办好了全部手续,抱着女婴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小小的身体靠在他怀里平稳的呼吸着,让他心中升起一种奇妙的感受,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也许痛苦,也许无奈,也许迷茫,也许期待,不论如何,怀中这个小生命,将要与他一同面对未知的未来了。

叹了口气,樱井翔挺直脊背,向前迈出了一步。

 

走马灯继续放着他的过去,怀里的女婴一点点长大,从牙牙学语到可以流利的跟他斗嘴,看起来就是一瞬间的事儿,而胶片中的自己,也染回了发色,慢慢磨平了棱角,甚至,开始接受了自己的性征。

只要小晶能够平安长大…小舞也会很开心吧……

樱井翔觉得眼中的水汽越聚越多,承载不下的就顺着脸颊滑落,他笑着想,自己又不是死期将至,为什么过去的回忆会突然这么一股脑涌上。

如果真的要他现在就这样死去的话……他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因为…还有人在家等他。

胶片中渐渐开始出现另一道瘦削的身影,那人在画布上涂下一抹红色,就变成了自己,再涂下一抹蓝色,就变成了大海,画面中的自己抱着那幅大海的画笑的腼腆又幸福,对面的人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最后牵着自己的手走进了变成三口之家的花店。

“、…智,くん……”在越来越深的黑暗里,樱井翔拼尽全力伸出手,想抓住胶片里那个有着软绵绵的脸颊和笑声的人,却只是徒劳。

“智くん……”感觉身体一点点被黑暗吞没,就连呼吸都变的困难,“さ、と…”

“…翔……!翔!!”从遥远的方向传来焦急的喊声,樱井翔艰难地维持着意识,顺着那个方向挣扎,终于逃离了可怕的梦魇。

嗓子仿佛要着火一般肿胀干涩,头痛欲裂,樱井翔几乎没有力气完全睁开眼睛,晕眩中被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有力的胳膊支撑着他的身体,似乎听到大野智在耳旁担忧地不停询问,“翔くん?你还好吗?”

樱井翔想告诉他不要担心,却连扯开一个微笑都做不到。

对方靠在他的肩膀上艰难的喘息,大野智心疼地轻拍着他的后背。

他被omega今天特别不安稳的睡姿弄醒,本想像平常一样帮他掖好被子再轻轻安抚几下,却发现樱井翔表情痛苦满头大汗地辗转反侧,大野智见状连忙起身唤醒他,却被恋人并不像发烧也不是热潮期的症状吓的有些慌神。

捧起恋人的脸,贴上对方的额头,“到底怎么了…你在发热……”声音黏软的比自己生了病还难受。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樱井翔苦笑着想,可是身体完全不听自己的使唤,愈发瘫软在alpha的怀里。

“我带你去医院!”大野智用薄被将樱井翔裹好,一把抱起来冲出屋门。

“医院……”樱井翔哑着嗓子开口,一片浆糊的大脑想着他不是刚刚带着小晶从那里出来么,然而也没有过多的时间给他思考,他就这样靠在大野智的怀里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昏昏沉沉中感觉自己一直被搬来搬去,耳边充斥着混乱嘈杂的噪音,但是有一只温暖的掌心不停摩挲着自己的脸颊,让他感到安心,就连发热的症状也缓解了很多,他向掌心的方向靠了靠,折腾了一晚上终于可以安稳地睡上一觉。

“嘿!要是好了的话就回家睡去呗————”

这下樱井翔彻底被吓醒了。

猛地睁开眼睛,床边坐着他的alpha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嗓门小年轻。

“…啊,醒了。”守在omega身旁有些昏昏欲睡的大野智执起樱井翔的手贴在自己颊侧,露出放心的笑容,“你可吓死我了。”

“我…到底怎么了……”嗓子依旧干涩,大野智连忙把装着温水的水杯递给他。

“你还敢问,”年轻的小医生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我说你以前是不是把抑制剂当饭似的一天三顿吃啊,荷尔蒙都混乱成什么样了,怪不得会毫无征兆的发热昏倒。”

“对、对不起……”没有丝毫反驳的余地,樱井翔苍白的脸有些惭愧地涨红,只能缩起脖子低头道歉。

“你对不起我啥?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像你这样的omega我可见得不少,无非是因为不满自己的性征,只好用过度服药来自欺欺人,结果呢,最后伤的不还是自己的身体么。想开点儿,当个omega也没什么不好的,我也是omega啊。”喋喋不休的医生斜了一眼乖乖听训的omega身旁的人,“你是他家人?”

“我是他的alpha。”终于有机会发言,大野智连忙宣示了一下主权。

“啊,那敢情好,”小医生抄起双手打量了两人一圈,最后把视线放回大野智身上,“他这个说严重也不严重,你以后多帮他调理一下就行了。”

“怎、怎么调理?”大野智问的无比诚恳。

“用你俩能想到的姿势调理。”小医生回的无比哲学。

“…哦,哦……”大野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回头发现樱井翔的脸已经红的冒起了烟儿。

 

被小医生以“夜间急诊的床位可是很紧张的”为由请出了医院,大野智背着依旧没什么力气的樱井翔,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

路上的两人皆是无言,樱井翔抬头看着路灯灯管周围乱撞的飞虫,大野智则是低头看着两人的影子在灯光的照射下拉长又缩短,然后又再次被拉长。

过于沉默的气氛让樱井翔有些耐不住,他伏下身子,胸膛贴上大野智的后背,有些不安地小声开口,“你…还生我气?”

这句话问的大野智有些发愣,“我从来没有生过你的气啊,…我是气我自己。”

他稳了稳托着樱井的姿势,“要是我能早点遇见你,你就不会因为抑制剂弄坏身体了。”

记忆深处那个在街角突然抱住自己的金发alpha与恋人现在的模样渐渐重叠起来,樱井翔噗嗤一乐,用少年时期有些尖利的声音说道,“早遇到又怎样?你还能强暴我吗?”

“嗯,我肯定强暴你。”被这有几分熟悉的台词勾起回忆,大野智也笑了。

“…骗子。”结果就只是抱了一下而已……樱井翔眯起眼睛,“不过你要是对那个时候的我出手的话,估计会被我揍的很惨。”

本来脑海中已经有些模糊的暴躁金发少年形象通过樱井翔的形容又变得鲜活起来,大野智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当年怎么看都是个omega不良少年,没想到居然长成了现在的翔くん……”

“嘛,经历了很多事情吧,”樱井翔垂下双目,“我还要养女儿啊,既然已经当了家长,就要自己先学会长大。”

“嗯,现在是很立派的大人哦。”大野智直率地夸奖着。

“其实…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樱井翔的嘴唇有些犹豫地开了又合,“智くん…是每次遇到有危险的omega,都会伸出援手吗…?”

虽然他觉得恋人这一点非常男前,但……还是会在意啊。

被omega语气里隐藏的醋意逗笑,alpha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我目前的人生中只遇到过两个遇到危险的omega……”

感觉环着自己脖子的双臂有些紧张地收紧,大野智软了嘴角,眼中是浓的化不开的温柔,“一个是因为打群架而被对方叫来的帮手围攻,另一个是在热潮期的时候不顾家里有alpha客人留宿在走廊撕掉了自己的抑制剂贴片,……你说呢?”

“啊…是哦……”胸口被升起的暖意填的发酸,樱井翔用手背抹了抹热热的眼底,“后来?”

“后来…后来发现这两个omega是同一个人,”大野智吸吸鼻子,声音也染上了些许颤抖,“正好,就一起负责了呗。”

樱井翔把脑袋埋在大野智的肩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也许早在多年前的那个拥抱中,他就已经对这个人的气息着了迷。

“怎么了?”被对方的轻笑弄的脖颈发痒,大野智疑惑地问。

“没什么,”樱井翔闭上双眼,带着困意呢喃道,“我现在觉得当个omega,真的挺好的……”

能与你相遇就是最好的证明。

 

回到家的时候,大野智发现家里亮着一盏小灯,樱井晶披着外套坐在店里,一看到两人的身影马上跳起来拉开门。

为了不惊醒背上睡的正熟的樱井翔,两人都放轻了动作,直到把他安稳地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樱井晶拉着大野智走出卧室,慌慌张张的问,“爸他没事吧?”

这俩人连个保平安的电话都不知道往家打,害得她一个人脑补了不知多少种狗血剧里会出现的绝症,差点没把自己吓死。

“没事儿,就是早年抑制剂吃太多,信息素不太平衡,”大野智安抚地拍拍她的小肩膀,“医生说调理一下就行了。”

“怎么感觉这医生这么不正经呢……”樱井晶皱着眉毛吐槽,探头看了看屋里又开始睡的四仰八叉的樱井翔,有些惆怅地低喃,“是不是老天爷实在看不下去了…才会把我丢给你这个不省心的舅舅啊……”

“哦…?你已经知道啦。”听到樱井晶的话,大野智挑了挑眉,倒没有过多的惊讶。

“智さん怎么也知道?”樱井晶显然比他惊讶多了。

“因为你不省心的舅,不光睡姿不好,偶尔还说说梦话。”大野智耸耸肩,看向樱井翔的眼中却全是疼惜,“要是他知道我们两个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世,说不定会很失落……”

“所以让它成为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吧,”樱井晶转过身抬起闪亮亮的眸子看他,一只手在嘴唇上比了个“嘘”的手势,另一只手伸出小指,举到大野智的面前,“我可是爸在超市促销的时候抽奖中到的呀。”

大野智稍稍蹲下,勾住那根小指晃了晃,嘴角扯开柔软的微笑,“你是他这辈子抽中的,最好的奖品。”

 

 

 

 

 

 

 

 

“那智さん是什么呢?”

“嗯……亿里挑一的能中到你爸这个大奖的幸运儿?”

“……行了天不早了,洗洗睡吧。”

“fufu……”

 

床上的人这次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扬起了嘴角。

 

 

END

 

 

说实话 有存货的感觉真好(靠

最近太忙了真的全部心力都投入到了适应工作上orzzzz

 

如果真的能提前转正的话可能会更忙(突然哭出声x

有机会还是会出现的

关于SOLO那边 因为新家长的服装还没公开所以他们不会这么早来哦XDD

不过下次应该会更一下等待新家长到来的SOLO们的故事

如果我有时间的话

 

大家早点休息 晚安XD

 

最后说点儿 今日天晴一直是一篇极度私心的产物 谢谢大家一直支持着它更新到现在 以后也很想写写妹妹的出现和爸爸从过去到现在心境的变化还有画家先生的一些故事 如果可以写一家人的日常我也很高兴 我爱爸爸(???


评论(13)
热度(276)

© 鱼味樱花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