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OS】君の名(下)

·SOLO的拟人小故事 

·晓X Rolling days

·上篇→  地板:有一天我闲着没事儿就给糖块儿讲个笑话

·你们想要的野炮儿 虽然它哑了(靠

·私设如山倒 老中医自己都快圆不了了x

 

 

看着十字路口漫长的红灯读秒数,Rolling days烦躁地抖着腿,这是他第一次毫无目的的在城市的街道上闲逛。

办公室里还有很多文件等着他去处理,他却突然没了平时面对工作的那份认真和执着。

反正,等新的家长上任,那些繁杂的事务自然会有人去处理的吧。

脑海里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让Rolling days一愣,随即心底的阴暗面开始逐渐蔓延扩散。

……不甘心。

……好不甘心。

论工作能力,Rolling days自认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为了整个家族,甚至城市的正常运作,他没有一天懈怠过,他所做的一切就是想证明,他是这个家里最适合胜任领导者的人。

然而现在却要因为“每年换一任当家是这里的铁则”这种可笑的理由走下家长的位置,把自己苦心经营了一年的工作转手让给一个连性格如何都是未知的人。

尤其是早上办公室里其他孩子谈话的内容,仿佛他在家里人的眼中就只是“为期一年的家长”而已,时间到了,就会有新的人来接替他,天经地义。

自己这一整年的努力,究竟意义何在?

愤恨地一拳砸上路边的墙壁,Rolling days敏锐地察觉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了微小的吸气声,心情没由来的变得愈发差劲,又狠狠地往墙上打了几拳。

刚才他走出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来到了晓的办公室,他的本意是想找晓好好谈谈,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跟晓一起联合其他的家长,来反对这种不合理的家长轮换制度。

但他心里更多的,其实只是想见一见晓,因为晓大概是这个城市里唯一一个不带任何符号和偏见,只是单纯的把他当做一个人来看的人。

结果对方何止不带任何符号,就连自己的名字他都念不出来。

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郁结堆积起来再爆发的力量,足以摧毁一个人的理智,况且Rolling days本身就不是一个脾气多好的人,随着心中的空落的感觉愈发强烈,手上击打墙面的动作也渐渐失了节奏,很快关节处就渗出了血丝。

“别打了,你的手还要握鼓棒的。”一直在暗处跟着Rolling days的晓终于忍不住走上前来,双手包住Rolling days满是血迹的手,声音里半是责备半是心疼。

“呵,”Rolling days哼笑一声,甩了甩盖住眼睛的浏海,抬起脸直视晓,“你是我什么人,就来关心我。”

纵然是随时都一副云淡风轻的态度的晓在听到最上心的人说出这种话时也难免有些生气,然而还没等他开口,面前的人就换上了轻佻的笑容,骤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那我换一种问法吧,”Rolling days的嘴唇几乎要与晓的唇瓣贴在一起,“我是你什么人?”

不给晓回答的机会,Rolling days的笑里带上了讥讽,用低沉的气音说着不断中伤彼此的话语,“是连名字都喊不出来的,无关紧要的人,对吧?”

猛地甩开晓拉着自己的手,Rolling days转身迈开脚步。

对方远去的背影一如既往的笔直且坚定,但晓确定他在Rolling days转身前看到了那双总是带着胸有成竹和狂妄笑意的眼底一闪而过的空洞,如果不趁现在拉住他,可能这个自尊心强大到自负的男人就要走进连他都触碰不到的黑暗中去了。

一向清冷的眼神变的认真,晓一个闪身就出现在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Rolling days的身侧,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他已经横抱起了Rolling days,以极快的速度飞奔了起来。

“你放我下来!!!”Rolling days生气的大吼,然而晓对此充耳未闻,只是抱着他朝一个方向继续跑着。

 

yabai-yabai-yabai买了一根超大的棒棒糖,刚刚撕开包装纸,迎面一阵妖风吹过,棒棒糖直接掉在地上碎成了渣渣。

看了一眼几乎消失在视野里的晓和Rolling days,又看了看地上的棒棒糖碎渣,yabai-yabai-yabai搔骚头,惋惜的叹了口气,“希望你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晓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活了多长时间了。

他们的年纪似乎没有一个标准的界定,但总会在某个时间,如同天经地义一般,来到这个城市生活。

晓很喜欢这个城市,这里的人性格各异,还有很多跟他长样相同却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面孔围着他喊他大当家,虽然莫名其妙的要接手一堆工作,但其实也不是什么过于劳神费力的东西。

他活的时间太久了,见惯了风花雪月和悲欢离合,一直是孤身一人,他觉得自己早已看破了红尘,不会再被感情所牵绊,只要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就好,直到他遇到了Rolling days。

一开始他觉得Rolling days这个人很有趣,总是板着一张脸我行我素,似乎不想被任何人牵制,对待工作却意外的认真负责,哪怕占用了大部分自己的私人时间。

大概是……除了工作之外找不到自己存在于这里的其他意义吧。夜晚散心的时候路过Rolling days家的办公楼,看到那扇窗户依然亮着灯光,晓不禁这么感慨着,却也没太放在心上。

真正开始了解这个人是在自己家的孩子纷纷跟他家的孩子开始了亲密交往之后,耳边传来了那位大家长要来找自己算总账的风声,晓勾勾嘴角,只当是陪对方消遣一下千篇一律的生活。

没想到陪着陪着,把自己赔进去了。

包容着那个男人强大的外表下几乎病态的控制欲,Rolling days表达情感的方式总是过于沉重,但是没关系,他受得住,也乐于承受。

这段关系开始的有些随便,却也随随便便的发展到了现在。

仔细想想,Rolling days还从来没有承认过他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他们两个,一个从来没有喊过对方的名字,一个从来没有正视过跟对方的感情,还真是凑到一块儿去了。

 

 

“而且,你也从来没喊过我的名字吧。”感觉身旁的人胳膊抖了一下,随即凌厉的视线便瞪了过来,晓却毫不畏惧的直视了回去,“就算在别人面前,你也只喊我‘那个人’,亏的大家理解力爆表。”

“……!”一时理亏让Rolling days找不到合适的说辞,但他的骄傲又不允许他轻易的示弱,“你想说的只有这个吗,那说完了,快放我下去。”

“不放,”晓轻松的摇了摇头,看了看身旁坐的僵硬的Rolling days,“就是有很多事情想跟你说怕你跑了才带你来这里的,顺便印证了一下传闻的真实性。”

晓晃了晃身下坐着的树枝,果不其然,Rolling days变的更加僵硬,连声音都开始发颤,“那你快说!”

原来他们家的人真的都恐高,Hit the floor和Imaging crazy诚不欺人。

估计再玩下去对方连听自己说话的精力都没有了,晓停止了晃动,看了看远处开始西沉的太阳,他选的这个地方是城市近郊的树林,坐着的这棵树又很高,刚好可以避开林立的高楼大厦欣赏落日的美景,虽然他身边的人只顾狠狠掐着他的胳膊保持平衡,并没有这个闲情雅致。

“呐,做不做当家,真的那么重要吗?”

突然开始的话题让Rolling days一愣,身侧的晓浸在落日的余晖里,朦胧的有些虚幻。

“即使不做当家,我们依然在这里生活,什么都没有改变,甚至你还可以拥有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做你更喜欢的事情,当然,我也会跟你一起。”轻轻覆上Rolling days已经结了血痂的手掌,感受到对方不再反抗,晓笑了起来,“干脆,我们去旅行好了,地方你来选,不过行程要交给我来策划才行。”

要是交给这个男人来全权负责,保不齐刚出门半天他就担心起了家里各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晚上就回来了。

身旁的男人一直沉默不语,正当晓疑惑着是不是自己太过冒进的时候,Rolling days眼神一暗,直接从树枝上跳了下去。

迎接自己的不是骨骼与地面撞击的剧烈疼痛,而是丝绸的布料和温热的怀抱,Rolling days睁开眼,满意地看到了晓带着惊慌和担忧的眼神。

“你在干什么!!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对方的声音里早就没有了平时的游刃有余,毫无矜持的责备全是为了自己响起。

“没什么,就是跟自己打个赌而已。”最后一点太阳也沉进了地平线,在即将到来的黑夜里,Rolling days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在赌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堕入黑暗。

捧住晓的脸,Rolling days的嘴唇慢慢开合,像是在教一个孩子牙牙学语一般,“我的名字,是Rolling days,给我好好记住。”

回捧住Rolling days的脸,晓跟着他的声音重复,“…Rolling days。”

带些卷舌音的名字被对方念出来意外的好听,第一次被晓呼唤名字,Rolling days竟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脸颊也有些发烫。

“现在换你喊我了,我的名字可是汉字,你肯定会念的吧。”

“あ、あかつき……”Rolling days轻声念着,眼神开始迷离,“名为晓的你,要跟着我一起堕落了呢…”

“不,”将对方推倒在杂草丛生的野地,晓的手撑在Rolling days的脸颊两侧,慢慢贴近对方的耳朵,“是要把你带到拂晓后的阳光里。”

 

以后你就不是大家长Rolling days,而是我的Rolling days了。

 

 

“喂,你不会是真想在这个地方做吧,好脏……!”身下全是泥土和扎人的草根树枝,飞虫爬到自己裸露的肌肤上的触感让Rolling days反感的皱了皱眉,手脚并用的反抗着压在身上的男人。

然而晓只是气定神闲地脱着两人的衣物,反正身下的男人再怎么挣扎都是在做无用功,他总有办法让那双捶打着他肩膀的手变得只能攀住他的肩膀,那双乱踢的长腿最后也只能紧紧缠着他的腰不放,大声喊着滚开的嘴巴就让他现在喊个够,反正一会儿就只能发出不满足的喘息和破碎的呻吟。

“我不要在这里做…!”自尊心极强的男人根本忍受不了荒郊野外的野合,依然奋力的推拒着,然而全部的反论都崩溃在晓紧紧拥上来的力道里。

“我一刻也忍不了,只想现在就抱你,Rolling days。”晓像个刚学会新事物的孩子一般不停地在Rolling days的耳边重复着他的名字,身下的男人敏感地缩了缩脖子,像是默许了他的所作所为。

拉过Rolling days的手在上面的伤痕上轻轻吻了一下,晓也不再客气,“我开动了。”

 

“真的…好脏……我受不了……”

“…、你下面和里面被我弄的多脏也没见你抱怨过…”

“那、那不一样…唔啊……”

“那就坐在我腿上好了,反正也是你最喜欢的体位,…嗯?”

“你…今天怎么,哈…话这么多!”

“因为高兴,你刚才亲口承认我是你的恋人了,对吧?”

“……闭嘴!”

这种大家都心知肚明事情,哪还用得着说出来。

 

 

 

 

 

“噗……、”

“你都笑了一天了,”走在回家的路上,Sugar and salt不解地晃了晃跟Hit the floor相牵的手,“不就是有个人因为不会英语不知道他恋人的名字怎么念结果害他恋人生气了,真的那么好笑吗?”

“不、噗,我只是,稍微预想了一下他们俩腥风血雨的未来…哈哈……”

“…这么严重???”

光顾着聊天的两个人突然发现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原来是晓正朝着他们迎面走来。

仔细一看晓好像还背着一个人,被绿色的长袍裹得严严实实,从袍子上黑色的羽毛里隐隐约约露出沾满了灰尘和草屑的凌乱发顶,似乎是趴在晓的背上睡着了。

擦肩而过的时候晓冲两人露出了得意的微笑,Hit the floor顿时就笑不出来了。

“诶你怎么不笑了?”Sugar and salt依旧一脸迷茫。

“因为那个笑话笑话不好笑了。”Hit the floor紧握着Sugar and salt的手快步向家里走去。

 

 

“嗯……”隆起的被子里伸出一只胳膊抓住了枕边的手机,T.A.B.O.O眨着睡眼看了看上面的时间,“啊欠…还不到12点啊……Imaging crazy,我想再来一次……”

有力的臂膀从身后环住了他的腰,Imaging crazy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明天不去参加新家长的欢迎会?嗯?”

翻了个身吻住Imaging crazy的嘴唇,下身的摩擦重新挑起身体的热度,在接吻的间隙T.A.B.O.O模模糊糊的嘟囔着,“管他的呢……”

谁当家长都无所谓,我的眼里只容得下你而已。

 

 

 

 

“嗯————”松开沉重的行李箱,穿着灰色配红白条纹西装的男人抻了个大大的懒腰,“今天的阳光也是这么棒呢!让我看看报道的地方在哪……”

在男人低下头寻找地图的时候,一个同样拖着巨大行李箱的绿衣男孩讲着电话从他身边走过,“嗯对对,我回来啦,就要到门口了,什么你要来接我啊,跟你对象儿一起?哎呀几年不见T.A.B.O.O你居然有对象儿啦?”

 

 

Don't you love me轻巧地翻上了楼顶的栏杆吹起了风,却突然被楼下街道上出现的一个身影吸引了视线,来人长着跟他一样标志性的浓颜,一眼就看的出来他的身份。

“啊~啊,也该来了,要赶紧去欢迎呢。”Don't you love me歪过头算了算日期,拍拍手上沾到的灰,又翻身下了栏杆。

 

 

“要不是遇到这种情况,我定然不会跟你联手的我跟你讲。”Mr funk一掌拍在桌面上站了起来。

“嘛,现在不是遇到共同的敌人了吗?”Disco star坐着老板椅转了两圈,也一个打挺蹦了起来,“走吧,去‘迎接’。”

哼,还敢来抢地盘的人,就让新来的好好见识一下现役idol们的实力。

 

 

“诶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啊。”秘密的手指飞快的在手柄上狂敲,头也不回地说道。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20825日目の曲也一边疯狂的狂戳着屏幕里的BOSS一边搭腔。

“嘛,那就是没事。”MUSIC悠闲地玩着掌机小游戏,无所谓地开口。

与钱无关的事儿都不叫大事儿,这就是咱家的准则。

 

 

在大家都或多或少的为了新家长的到来而忙活着的时候,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径自走进了晓的办公楼,跟走下楼梯的song for me打了个照面时他丝毫不在意对方惊愕的表情,摘下墨镜露出了言情小说经常会用到的一个形容词,邪魅一笑。

“有趣。”他这么说着,脸上的笑容更邪魅了。

 

 

 

 

 

 

END

 

 

 

 

谢谢晓爹和RD爸爸陪伴的这一年,虽然SOLO的故事是从今年四月开始的,但是真的从去年专辑发售的时候就很喜欢这两首SOLO,还有幸看了一次晓爹和RD爸的现场>/////<

 

希望他们从家长退位之后可以夜夜笙歌(肾炸了x

 

还有我要讲一个很劲爆的事情(????

 

新家长  不是一对(靠

 

至于他们去拐带(x)对方家的谁了  可以猜猜哟wwwwww

 

没奖(gun

 

 

下次见XDDDDDD


评论(36)
热度(257)

© 鱼味樱花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