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OS】Black Cinderella(上)

·先废话一嘴 在年贺状那边留言的GN基本都会寄的!香港和台湾就是多贴几张邮票的事儿哈w(喂)等明信片实物做好了会私信大家要地址或者交换地址的!啾~

 

·短篇 应该上下 顶多上中下

·双老师 美术老师O(A)x微观经济学老师S(O)

·ABO设定,私设很多,这是一个A和O都不太好找工作的世界(?

·以及这是一篇清水(靠

·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阅读吧XD

 

 

礼拜一的大野智课表上只有上午最后一节有课。

目送完全部学生快速地收拾好画具鱼贯而出奔向食堂,大野智慢悠悠的回过头盯着面前画架上未完成的素描看了好一阵,这才准备整理散落在盒子外的铅笔。

抬起的手还没触碰到笔盒的边缘就猛地一顿,一双被剪裁得体的黑西装包裹着的手臂环上了他的腰,紧接着那人的体温更是大胆地整个熨帖在他的后背,让他不由自主挺直了背脊,生怕两个人因为重心不稳一起摔倒在地。

已经习惯大野对自己的突然袭击总是慢了半拍的反应,樱井翔颇感有趣的勾起嘴角,下巴枕在对方的肩膀上,在他的耳边轻声低喃,“呐,抱抱我吧……大野さん。”

 

 

随着社会等级制度日渐成熟发展,一直处于普通地位的Beta渐渐成为了主要劳动力,尤其是教师这门职业,每天要面对各种性征的学生,比起专制强势和Alpha和易受波动的Omega,怎么想都是很难受信息素影响的Beta更能胜任,有些大学甚至立下了明文规定,禁止聘用性征为Alpha和Omega的教师,A大也是如此。

 

大野智是个Alpha。

是怎么在A大当上了美术学院的老师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很多年前他在家里人的期待下考上了A大,之后就一直在画画,画着画着,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从画画的变成了教画画的。

A大是禁止Alpha教师任职的,这一点大野智也非常清楚,只不过身边的学生甚至是同事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真正的性征,他又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捅破这层窗户纸,于是这么拖着拖着,又是几年过去了。

可能就算他说出真相,大家也只会当他是在开玩笑吧。

毕竟像他这么性格温吞的Alpha实在是太罕见了。

想通了这点的大野智便安然地继续留在了A大做美术老师。

 

然而,本应平静的生活是什么时候被打破的呢。

 

 

A大的美术学院正对面就是经济学院,两栋大楼中间还有一条长廊相连,所以两个学院的学生交往十分密切,老师们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啊,大野さん,早上好。”

打着哈欠走过长廊的时候正好跟另一位老师打了个照面,大野智用还带着热气的掌心懒洋洋的冲对方挥了挥,“早。”

跟对方擦身而过了几秒后大野智才恍然大悟地眨眨眼睛回头看了下,视野里穿着黑西装的修长背影正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渐渐远去。

……原来是樱井さん啊。

…诶?就算是樱井又怎样。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大野智压下心里那一丝丝奇异的感觉,继续朝画室走去。

 

在大野智的印象里,樱井翔大概是一年前……也许是两年前来到A大经济学院任职的微观经济学老师,因为高学历和本身就拥有多年教学经验的缘故,短短两年就已经是A大经济学院明星教师一般的存在,不过大野智真正记住的,也不过是那人比较对他胃口的长相和常年穿着的笔挺干练的黑西装与白衬衫,以及永远整整齐齐打好的领带结。

大野智跟樱井翔并没有过其他的交流,顶多就是碰面的时候互相点个头招呼一下,大野智反倒觉得樱井翔能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名字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也没太放在心上。

 

真正意义上的有了交集……大概是从这个学期初开始。

纵然樱井翔有着过人的外貌和精湛的教学技术,也压不过微观经济学这门学科真的很无聊这个现实。

几乎每个学期都有因为逃了樱井翔的课导致期末考不合格的学生,大野智也偶尔能透过画室的窗户看到对面的大楼里樱井翔在办公室教导着那些低下头一脸不忿的学生,叹息了一声摇摇头,大野智看了一眼画室后排空荡荡的几个座位,撇了撇眉毛。

反正腿长在你们自己身上,爱来不来。

 

然而在这个学期,出现了预料之外的展开。

经济学院的几个孩子自从上了大野智的选修课之后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美术课和大野智……的画室,几乎一有空闲时间就带着画具跑过来求大野教这教那,当然这个空闲时间也包括了樱井的微观经济课。

一开始对这些学生是翘了微观经济学过来的这件事全然不知的大野很乐意让他们留在画室里,毕竟这里在没课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多点人热闹一些也好,反正都不会影响到他。

直到有一天,这些孩子们像往常一样窝在他的画室里叽叽喳喳的聊着天画着画,突然一个学生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漫不经心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顿时面无血色,“完、完了,樱井老师出来逮人了!”

“诶————”一个女孩惊呼出声,似乎听到了极其恐怖的事情一般。

“嘛、嘛,没关系啦,反正樱井老师也猜不到我们会躲在这里……”

话音未落,走廊里就传来了皮鞋摩擦地板的响声,想必鞋主人现在的情绪不是很好,脚步声又重又急,大野智眼皮一跳,直觉来人就是这群学生口中的“樱井老师”。

下一秒画室的门就被拉开,一个黑色的人影一手揽着厚厚的教案一手撑着门框平复急促的呼吸,圆润却锐利的大眼在屋里扫了一圈,最后直直地瞪向大野智,即使带着怒气声音还是字正腔圆,“为什么不去上课!”

“…?”大野智下意识的指了指自己,门口的人不耐地挑了挑眉冲他身后昂昂下巴,他这才回头看去,好嘛,几个孩子跟小鸡崽儿似的一边用画板掩护自己的身形一边缩在他的身后,仿佛全世界能保护他们的人只有大野智。

看着学生们朝他抛来的带着乞求的小眼神,大野智突然觉醒了为人师表的觉悟,张开双臂挡在几个小鸡崽儿的身前,毫不客气的冲依旧站在门口的樱井翔喊了回去,“凭什么要去上你的课!”

“因为那是他们的必修课!”樱井翔觉得这段对话实在太过智障,便朝大野智晃了晃手里的教案。

“啊、啊,这样啊……”刚才还气势冲冲的美术老师不好意思地搓了搓后脖颈让开身子,“那你把他们带走吧。”

“凭什么你说带走我就带……”樱井翔显然还没辩够,顺着对方的话头说了一半才猛然反应过来,“诶???这…这就让我带走了?”

“嗯。”大野智爽快地点点头,丝毫不顾蹲成一团的小鸡崽儿们猛拽他白色大褂衣摆的动作,“原来他们是逃了你的课过来的,抱歉了。”

“没、没关系。”樱井翔有些尴尬地刮了下鼻子胡乱冲大野智点了点头,便走进画室把几个鬼哭狼嚎着不想上微观的学生一溜串拽走了。

等走廊的骚动声渐渐远去趋于平息,大野智还愣愣地站在只剩他一人的画室里回忆樱井翔临走前看向他的眼神。

怎么感觉…樱井さん好像有很多话想对他说的样子?

 

之后的几天,从在长廊上撞见樱井翔那个人也只是跟他打声招呼就匆匆离去的表现来看,大野智确信自己感觉错了。

也对,本来他们两个人之间也没什么可以发展下去的共同话题。

不过樱井最近跟自己打招呼的时候都不笑了呢……

也许他应该去保健室的相叶老师那里请教一下如果被人讨厌了该怎么挽救。

 

“嘿!”一只纤细的手掌在眼前挥了挥,大野智回过神来,发现面前的画布上多了很多自己无意识画下的痕迹。

“大野老师最近老是放空,”坐在阳台上的女孩撅起涂着粉嫩唇膏的嘴唇晃荡着双腿,“虽然你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样啦……”

女孩的话让大野想不出话来应对,只得垂下眉毛拿起橡皮一点一点擦掉画布上的乱涂,“你这节不是樱井老师的课吗,怎么又跑到我这里来了。”

“我不听我不听————”女孩捂着耳朵拼命摇头不愿接受现实。

“可是樱井老师明明是个帅哥,小姑娘们不就是喜欢他那种帅哥吗?”看到女孩如此抗拒的样子,大野迷惑了。

“我只是单纯的讨厌微观而已,跟樱井老师无关啦,”女孩斜了大野智一眼,“帅哥的话,大野老师也很帅啊,况且我有男朋友的。”

正说着,女孩的手机响起了LINE的提示音,她迅速的扫了一眼信息,立刻欢快的跳下阳台,“耶!!这节课樱井老师没来!不用担心被抓了!大野老师我去找男朋友约会啦,拜拜~”

那个樱井翔会缺课,不会吧……明明今天早上他还有跟自己打招呼的,难道是家里出了急事?大野智的脑子里充满疑问,眼睛的余光瞥到女孩离开的时候没有拉上的门,叹了口气,大野站起身走到门口,“现在的孩子啊……”

撞击来的丝毫没有防备,大野只感觉到眼前一黑,耳边传来门板被拉的更开的刺耳声音,后脑勺磕在地板上,尖锐的疼痛让他眼前花成一片,但是比后脑的疼痛更加吸引他注意力的是压在身上沉重且热烫的物体,他费力的抬起手摸了一会儿,这才确定躺在他怀里的是个人。

等他的视野终于恢复了清明,大野垂下眼一看,这何止是个人,不正是缺了课的樱井翔吗?

樱井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酡红,紧闭的眼睫不停颤动着,呼出的气息短促且灼热,一向熨帖平整的黑色西装因为缩在他怀里的动作起了皱,不过身上的人似乎毫不介意,反而在他的怀里缩成更小的一团,紧攥着他白大褂衣领的手用力到指节泛白。

“樱井…さん?”对方反常的样子让大野有些慌张,他想扶着身上的人坐起来,

可是一动就能听到樱井难受的呜咽声,吓的他只敢保持仰躺在地板上的样子僵在原地,“你……是发烧了吗?”

樱井好像听到了他的话,通红的耳尖抖了抖,跟往常的低沉稳重完全不同的黏腻嗓音拂在大野的胸前,“不…不是……”

“那你是……”大野智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瞪大眼睛,慢慢的将放在樱井肩膀上的手拿开,变成了一个有些像投降的可笑姿势。

就算他的反射弧稍稍比其他人长了一些,对信息素的反应也比较迟钝,但他仍然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

现在躺在他怀里难耐的呻吟着的樱井翔,是个Omega,而且更糟糕的是,这个Omega已经进入热潮期了。

清了清变得有些沙哑的嗓子,大野智感觉到空气中已经掺上了樱井翔不规则地散发出的Omega香气,顿时感到一阵心累。

“那个、樱井さん,你最好现在赶紧离开我身上,不然保不齐会发生什么惨烈的事情……”大野智听到自己的声音也打着抖,毕竟他以前从没遇到过热潮期中的Omega,根本预料不到事态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怀里的樱井已经被突如其来的热潮折腾的意识迷离,只能一边轻轻的摇着头一边把脸埋进大野的胸膛,像只失去了尖刺保护的小刺猬。

总之先把他跟自己隔离开比较好吧……这样想着的大野智在不惊动樱井翔的情况下慢慢把手探进了裤子口袋掏出手机,“我给保健室的相叶老师打个电话让他来接你……”

“不行!”身上的人听到这话突然激动的揪着他的领口大喊出声,“如果被发现了性征的话……”会被开除的。

“可是你这样下去…”

“要是你敢把我是Omega的事情说出去,我也会把你的Alpha身份公之于众。”樱井翔的脸烧的通红,眼角也不停滑落承载不下的生理泪水,却依旧高傲的扬着脸俯视身下的大野智,“一个秘密换一个秘密,怎么样,大野さん你不吃亏。”

樱井翔的眼泪汇聚在下巴,滴落在大野智的脸上,Alpha对这个倔的没边儿的Omega也是没了脾气,抬起手晃了晃手机,大野智退让般的开了口,“那你有恋人吗,让他来帮你……解决一下?”

有些羞腼的垂下眼睫,樱井翔紧紧咬着红肿的下唇,摇了摇头。

我的老天爷……!大野智不禁扶着额头翻了个白眼,“那怎么办!”

Omega盛满了水雾的茫然大眼里带着一丝无助的恳求,丰厚的下唇已经被自己咬的几欲见血,他稍稍松开牙关,吐出内心的想望,“抱、抱抱我吧,大野さん……”

 

 

他跟樱井翔好像变成了十分奇妙的关系。

表面上的两个人还是保持着点头之交,但是樱井翔经常会趁着画室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突然闯进来朝他要抱抱,尤其是在Omega热潮期的时候,非要整个人窝在他怀里才肯罢休。

为了满足樱井翔这个奇怪的需求,大野智甚至在画室里置办了一张折叠床,也方便了樱井翔在这里偷个闲小憩一下。

而樱井翔每次来找他抱抱,也都只是单纯的抱抱而已,即便是在热潮期,他也会提前吃好抑制剂将自己的信息素控制住,再安心的搂紧大野智的腰倒进折叠小床里。

 

“既然都吃了抑制剂了,为什么还非要抱着我呢?”一只手揽着樱井翔的腰,另一只手搓弄着Omega柔软的发丝,大野智心不在焉的问着,感觉手掌下的身体似乎消瘦了一点,他有些担忧的皱了皱眉。

“抑制剂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大野智的怀里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樱井翔安逸的闭上双眼,云淡风轻的说着,“能压制住情欲的只有疼痛,你懂了吗?”

说到底能彻底安抚Omega热潮期的,只有Alpha而已。

“在你这里抱一会儿,我下午上课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疼了,不然以前觉得自己上完课都要疼晕在讲台上了,嘛,虽然大部分的孩子不是逃课就是玩手机再不就是听的睡着了,也不会发现我的异常就是了。”

虽然樱井翔是带着笑意在讲这些,但大野智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只好更加揽紧身上的Omega,“我说你,赶紧找一个恋人不是更好吗,只要被标记了,就算被发现是个Omega也不会闹到被开除那么惨吧。”

“嘛…反正抱抱我你也不亏,”几乎每次涉及到这个领域都会被这样绕开话题,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欠,樱井翔伸手扯下了领带顺便解开了衬衫最顶端的两颗扣子,把头枕在大野智的颈窝,“借我睡一下下,就一下下……”

也许是最近真的太过劳累,也许是身边的Alpha带来的安定感太过强烈,Omega话还没有说完进入了梦乡。

大野智稍稍垂下视线,没想到以现在的视角现在只能看到樱井翔解开的领口里微微上下起伏着的胸膛和乳尖,他一下子涨红了脸,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

樱井的呼吸轻轻打在自己的颈间,吹的他有点痒痒的,但是大野不敢随便动作,生怕弄疼了本就强忍着抑制剂副作用的Omega,而且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真切的感受到那个平时待人谦逊处事利落还经常追着逃课的学生满操场跑的樱井翔的确是个会依靠他人的Omega,就好像拥有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的小秘密一样,大野也为此暗暗开心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跟着睡着了,再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怀里已经没有了另一个人的温度,大野智有些怅然地握了握掌心,坐起身来。

经常用的画架上挂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大野不用动脑子就知道肯定是樱井的。

拿起那件西装,大野智意外的发现原本空白的画纸右下角似乎被人画了个土豆,旁边还写着一行小字,“ありがとう。”

大野智笑了笑,把樱井的西装折的整整齐齐,放进了自己的小柜子里。

 

 

有些事情总是在人毫无防备的时候突如其来,比如信用卡的还款日,比如爱情。

在今年最后一个信用卡还款日到来之时,大野智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樱井翔了。

 

 

 

TBC

 

 

 

我要讲!!!(什么

这对抱友(?!)的故事其实脑内很久了,甚至比SOLO系列还要之前就考虑过了(靠

而且很喜欢大家都是老师的设定,况且翔君最拿手的科目不就是微观经济学吗XDDDDDD

不过我要道歉我就是那种微观经济学节节都逃课的人(。

所以最后还解锁了补考不过重修再考的成就(日哦

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开始就怀念起自己还是学生的时候了XD

 

至于标题和BGM……嗯就是你们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的那个Black Cinderella(?

樱井老师穿黑西装的设定也早就脑内好了,但我没想到!ANAN爸爸!竟然在今早给了我一个暴击!!!!

于是赶紧码了这篇出来XDDDDDD

另外大野老师在画室里时是穿白色大褂的(相叶老师反而不穿(?

 

让我们有缘下篇周日见 无缘下篇明年见(?!

 

君はもうBlack Black Black so Cinderella~(别唱


评论(64)
热度(344)

© 鱼味樱花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