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OS】Cantarella

·Black Cinderella系列

·双老师 美术老师O(A)x微观经济学老师S(O)

·这次的标题是坎特雷拉不是辛德瑞拉哦XD(what

·ABO设定,私设很多,这是一个A和O都不太好找工作的世界(?

·翔君都从教授升到校长了,我还在写樱井老师(够

·前文 Black Cinderella     Black Cinderella-After  

 

 

 



保健室的相叶老师最近心事重重。

前阵子不知为何疏远起来的两位友人终于恢复了亲密,偶尔也会一起来保健室做客,这让他感到开心,但是担忧也接踵而至……

相叶雅纪看了看坐在对面喝着乌龙茶若有所思的樱井翔,在心里稍稍斟酌了下语气和用词,一开口却还是满载着医生式的苦口婆心,“翔ちゃん,……大ちゃん他还没标记你吗?”

“噗————”相叶老师看似平静的一句话无疑在樱井老师的心底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他一边抽着面巾纸擦拭喷了一桌面的乌龙茶一边压下嗓音中的颤抖讪笑着解释,“雅纪,你在说什么呢,我可是Beta啊……”

“我是医生。”相叶雅纪轻巧地戳破了樱井翔拙劣的掩饰,“翔ちゃん和大ちゃん的性征我一眼就看的出来。”

“那,你准备怎么做。”樱井翔停下手上的动作,闭了闭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把我和智くん的事情上报给校长吗?”

“怎么会呢!”相叶老师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说的太过直接,引起了一直隐瞒性征呆在学校里的樱井老师的误会,连忙摆手否认,“我可是最希望大ちゃん和翔ちゃん留下来的人!所以我绝——对不会把你们的性征说出去的!”

“雅纪……”樱井翔看着认真地举手起誓的保健医,眼眶不禁有些湿润,“谢谢你。”

“这没什么好谢的啦,”相叶老师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突然像是想起正事一般严肃起来,“其实我想说的是,翔ちゃん跟刚刚分化出性征的幼年Omega不一样,你已经是个发育成熟的Omega了,再继续用抑制剂来压抑热潮期的话,对Omega的器官造成的损害会越来越大的……你自己也发现了吧,每次吃下的抑制剂分量都在加大。”

“啊,我当是什么事情呢。”听完相叶雅纪的话,樱井翔反而松了一口气般的笑了开来,“这个没关系的啊,毕竟我现在除了吃抑制剂外还会让智くん抱着,所以抑制剂的副作用并没有那么强烈啦。”

“这个才有关系呢!”相叶雅纪气的敲了敲桌子,“你的身体已经接触过大ちゃん的信息素了,只会变的更加贪婪,这是Omega的本能,不是单纯的拥抱就能满足的了的……”

“哦……”樱井翔心不在焉的应道。

晓之以理似乎对面前的大龄童贞Omega起不到任何作用,相叶老师只好改变策略,开始动之以情,“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一对哨兵和向导,他们一直合作非常默契,也非常重视对方,但就是死活不结合,你猜他们后来怎么了?”

“怎、怎么了?”话题转变太快,樱井老师一时间没有跟上。

“他们被扣光了所有的带薪假。”相叶老师的声音飘忽,仿佛在讲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哈、哈??”樱井老师显然没反应过来这个故事跟他和大野智的联系在哪里。

“再讲一个故事,有一个开花店的Omega,某一天一个流浪画家到他家借住,正好赶上了Omega花店老板的热潮期,更不巧的是流浪画家是个Alpha,为了压制住花店老板的热潮,流浪画家便标记了他……”

“第一次见面就?!”樱井老师掩住大张的嘴,眼中满是震惊。

“嗯哼,所以人家俩人儿现在双胞胎都上小学了,”相叶雅纪越说越激动,甚至站了起来按住樱井翔的肩膀,“这些故事告诉我们,标记还是要趁早,也是为了你的身体好……”

“相叶笨蛋你都哪里看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故事。”一直掩着的病床拉帘突然被扯开,二宫和也一边按着游戏机的按键一边吐槽。

“诶?!NINO你什么时候来的??”樱井翔像只受惊的仓鼠一样瑟缩了一下,刚才那些话岂不是全被听到了……

“松润那里借来的啊。”相叶雅纪完全没注意到樱井翔想要刨个坑把自己埋起来的羞窘神态,正直无比的回答了二宫和也的问题。

二宫和也按键的手一顿,看向旁边的2号床位,2号床位的帘子顺着他的视线拉开,捧着一本封面异常粉嫩的小说坐在床上的松本润淡定的开口,“从学生手里没收的。”

“哦……”

“哦什么呀!现在要紧的是翔ちゃん和大ちゃん的标记问题!”相叶雅纪难得没有被话题的节奏带跑,“明明你们两个都那么喜欢对方了,这么耗着不标记只是在增加身体的负荷而已…要,要是真的弄坏了身体,怎么办啊……”

相叶雅纪感觉自己的手背被轻轻拍了拍,他抬起头,对上樱井翔安抚的笑容,“谢谢雅纪这么关心我,我懂的,我都懂,但是……”

樱井翔的笑容里透出一丝无可奈何的苦闷,“我喜欢智くん,智くん也很在乎我,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智くん标记我也应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是……真的标记了之后,就代表智くん这一生就要对我负责了哦,我能够依赖的Alpha,从此之后便只有他一人,谁让Omega就是这么麻烦的人类呢。”

“我不想让我们俩之间的感情被标记这层责任束缚,不想让智くん是因为标记了我才继续喜欢我,如果标记这件事会对智くん造成压力的话,那我还是觉得现在这样就可以了……”

“翔ちゃん,你到底在害怕什、”

“我要上课去了,”樱井翔生硬的打断了相叶雅纪的话,起身离开了保健室。

“唉……”相叶老师萎靡的趴在桌子上哼唧,“NINO…松润…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让他们俩自己办。”二宫老师不耐烦的应道,“我们又不是婚庆一条龙,上哪给他们操那么多心。”

松本老师面无表情的合上书,“我觉得,还是缺乏沟通。”说不定只是樱井翔一个人在钻牛角尖,大野智根本没觉得标记他会有什么压力。

“恕我直言,前辈们的方法都太Beta了,”3号病床的帘子缝里突然冒出一颗脑袋,中岛健人对着屋内的人笑的人畜无害,“对付樱井老师这种Omega的话,当然要用Omega的方法啦~”

“你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啊——”

A大的保健室里,永远聚集着活泼的老师们呢。

 

*

 

“啊,翔くん,你来啦。”敏锐的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大野智转过头,刚好跟拉开画室大门的樱井翔对上双眼,他几口咽下嘴边的小鱼饼干,对着那道永远穿着黑色西装的笔挺身影露出软绵绵的笑脸,“快坐快坐。”

“智くん……”樱井翔有气无力的冲他挥了挥手,搬了一把凳子坐在大野智身边,从Alpha怀中的饼干袋里拿了一个小鱼饼干塞进自己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嘟囔着,“好累……”

“累了?”大野智下意识的把樱井翔的身体往自己怀里揽了揽,另一只手盖在Omega的额头上,“也没有发热…我记得这个月的热潮期是在下下周吧,应该不会提前这么久……”

大野智认真推断的样子让樱井翔心里升起一股暖流,他安心的把头靠在恋人的胸膛上,嘴唇无声的开合着,“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大野老师——”随着一声呼唤,画室的门应声而开,MARIUSU试探性的探进了半个身子进来,惊讶的看到大野老师正在和樱井老师……掰手腕。

“你们,在干什么?”MARIUSU疑惑的歪着脑袋发问。

“我、我们在掰手腕啊,你看,这么一目了然,哈哈哈……”樱井翔干笑着开口,心里为自己的快速反应鞠了一把冷汗,要是被大野智的学生看到他们俩在画室搂成一团,肯定更加不好解释。

不知怎么就从十指相扣变成扳手腕的大野智秉承着“翔くん做的都是对的”理念,跟着点了点头,“对的,我们在掰手腕。”说着就把樱井翔的手掰到另一边。

“哦……”把这理解为日本本土习俗的MARIUSU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突然想起了被人交代的正事,“对了!大野老师我找你有事情!”

“啊、什么事情?”很少被学生单独找的大野智有些受宠若惊的眨眨眼。

“啊…嗯…就是、就是有事情。”长相可爱的学生晃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总之你跟我来就可以了。”

因为MARIUSU平时就是这副有点迷糊的样子,大野智也不疑有他,只当是学生真的有事情求助,他站起身来,回头看了看樱井翔,对方十分默契的朝他点了点头,“我等你。”

“我一会儿就回来。”大野智松开两人交握的手掌,跟着MARIUSU走出了画室。

 

 

画室里只剩下樱井翔一个人,他抱着巨大的小鱼饼干袋吃了一会儿,就好奇的打量起大野智画架上的作品,那是一幅即将完成人像素描,画上的人穿着整齐的黑色西装缓缓走近,五官却模糊不清,脸部的线条有很多擦除的痕迹,想必画画的人也在苦恼应该如何描绘这里。

樱井翔看了许久,也想了许久,他站起身,拉开了画架旁边的小柜子,果不其然,自己的黑西装被叠的整整齐齐,安放在最顶层的隔断里。

樱井翔暗暗下定了决心,厕所的第一次相遇……还是找个时间跟大野智说清楚吧。

既然王子不拿着水晶鞋来找灰姑娘,那只好灰姑娘主动一点了。

在心里吐槽了自己一句这是什么比喻,樱井翔刚刚关上柜子,就听到拉门的响动声,以为是大野智的他马上转过身露出笑脸,“智……诶?”

中岛健人大大方方的走进画室,顺便关上了门,“怎么了樱井前辈,看到我不高兴呀?”

“怎么会,”樱井翔连忙摆了摆手,中岛健人作为后辈一直做的非常好,还帮助他和大野智解决了几次大危机,樱井翔打从心底觉得应该多请对方吃几顿饭来报答才行,“只是没想到你怎么会突然来这里。”

“我啊,是来跟樱井前辈谈心的哦,”中岛老师神秘一笑,凑近了樱井老师的耳朵低语道,“前辈觉得,作为Omega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樱井翔的身体猛的一震,捂住耳朵后退了几步,满脸戒备的看着中岛健人。

“事业?家庭?金钱?不过最少不了的,还是伴侣的爱吧。”中岛健人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低喃,抬起头看向已经退到角落里的樱井老师,笑了,“樱井前辈不要那么怕我嘛,告诉你个小秘密。”

中岛健人一步步走向樱井翔,最后站在他的身前,自信的介绍道,“我,也是Omega哦。”

“??!!!”樱井翔震惊的放下捂住耳朵的手,怀疑自己听错了。

“前辈没有听错,我的确是Omega,”中岛健人伸出手戳了戳对方僵硬的肩膀,勾起一抹恶作剧成功的微笑,“而且…是个正处于热潮期的Omega。”

几乎是在中岛话音落下的同时,樱井翔感到体内的Omega信息素一瞬间活跃了起来,身体泛起情潮的热度,四肢开始不受控制的发颤。

该死的……这是Omega热潮期的相互影响……!

中岛的脸也微微有些泛红,他在心里暗道这步棋的确下的险了些,不过Omega能用的方法,也只有这一种了,“樱井前辈……对不起,大野前辈应该马上就会回来,请你们借着这次机会好好想清楚,不是因为责任才产生爱,而是因为爱,才会想要担负起责任。”

“你……”被突如其来的热潮席卷的樱井翔只来的及看见中岛健人踉跄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迷糊的视野中,意识便溶解在深不见底的黑暗里。

智くん……好难受…………你在哪里……

 

 

*

 

“所以,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大野智拍了拍走在前面的MARIUSU的肩膀,后者显然吓了一跳,停下了一直绕着教学楼打转的脚步。

“啊!”面对着大野智探求的目光,MARIUSU突然叫了一声,“大野老师,不如我们一起发呆吧。”

“啊?”不由分说就被MARIUSU按在了长椅上,大野智迷惑的抓着脑袋,“一起发呆什么的……”

这不正是我的强项么。

两个人坐在长椅上发了很久很久的呆。

说是发呆,大野智却无法平静下来,他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些丝丝缕缕的不安蜿蜒着缠绕在心头,另一头绑着他最在乎的那个人。

翔くん……好担心……

“不行,我要回去。”大野智突然站了起来,吓了正沉浸在发呆中的MARIUSU一跳。

“不行,大野老师不能走,中岛老师说了一定要拖住你……”MARIUSU惊觉自己供出了主谋,赶紧打了一下自己的嘴,“我什么也没说。”

大野智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他一把甩开MARIUSU拉住他的手,就要往教学楼里冲。

MARIUSU不屈不挠的想要拽着他,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他摆了个暂停的姿势,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啊,啊……大野老师你走吧。”

这个混血的孩子行为总是很跳脱,大野智也没时间跟他计较,他现在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见到樱井翔,确认他的平安。

目送着大野智跑进了美术学院的教学楼,MARIUSU拿起手机拍了一张自拍,回复给了刚刚给自己发信息的人。

【任务完成,快夸我附件.jpg】

手机很快收到了回复,MARIUSU看着回复,笑的异常高兴。

【From:Kenty

嗯,好,夸你,给你买糖吃❤】

 

 

 

躲在教学楼里侧的中岛健人放下手机,靠着墙壁使劲呼吸了几口,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药瓶倒了几枚抑制剂药片在掌心里,正准备送进嘴里时,被意想不到的人发现了。

“你在干什么?”菊池风磨盯着他和他手中的药片,一向冷酷的表情有了些许松动。

“如你所见啊,”中岛健人涨红着脸,急促的呼吸着,脸上却依然是玩世不恭的笑容,“我在吃抑制剂,千万不要告诉校长哦,会被开除的。”

菊池风磨的脸色变了又变,中岛健人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惊讶,愤怒,不解,甚至还有恐惧,不过菊池风磨最后还是选择了坐在他的身边,“我帮你挡着,快吃。”

中岛笑了笑,把手中苦涩的药片生生吞了下去,长舒了一口气,把头枕在菊池的后背上,“那你顺便,再借我靠会儿吧。”

菊池的后背一动不动,像是默许了他的行为。

 

 

 

*


想不到吧

 

*

 

 

“谁告诉你Alpha的血可以抑制Omega发情的,啊?!”相叶雅纪觉得自己现在就像风靡网络的那只尖叫土拨鼠,然而他的尖叫好像并无法传进面前人的耳朵里。

“嘛,当时太紧张了,下意识的就那么做了,以后再也不会了,我保证。”手指上缠着创可贴的大野智讪笑着发誓。

相叶雅纪气势汹汹的扭过头看向大野智身边,樱井翔也赶紧忙不迭的点头,“以后再也不会了!”

“唉…”实在拿这两人没办法的相叶老师无奈的摇了摇头,“翔ちゃん你是不是剪头发了,怎么突然想起来换发型?”

“嗯、嗯。”樱井翔摸了摸没有发尾遮挡的后颈,“快夏天了嘛,换个清爽点的发型。”

其实是为了让大野智更方便的爱抚他的Omega腺体,这个理由他怎么说的出口啊。

 

 

看透一切的中岛老师觉得,樱井前辈某种意义上还真是挺危险的。

 

 

 

 

 

 

 

 

END

 

 

 

 

嘿!突然更新老师,想不到吧(呸

箭在弦上到这个地步还没发车也真是牛x

这两人的处男力突破天际x

 

其实就是翔君怕智君标记了他之后会有责任的压力,而智君又以为翔君是害怕被标记的

所以说对象儿之间的交流和沟通是夺么的重要xxxxxxxxxxxx

以及fmkn怎么依旧苦情(青春电影多疼痛x

 

Cantarella的意思是禁断之毒,我写英文可能大家看不太出来,它的假名是カンタレラ,一些听V家的小伙伴应该可以get到梗(???

对哒就是KAITO和MIKU不停二人转的那首(。。。)

 

起这个标题大概就是想表达一下山组两人都是对方的Cantarella吧(?

但我就是不让他俩标记,哎嘿☆(靠

 

顺便YY了一下最近智君的创可贴和翔君的短发

 

说实话要是鸣海校长是这个短发我可以当场从我家窗户跳下去(靠!!

希望大家都可以豪迈的开开校车^qqqqq^(滚蛋

而且今天我也Get了智君的同款创可贴(被仓鼠咬的

 

最近好消息很多啊XDDDDD

希望大家每天都可以被消息炸的高高兴兴XDDDDDD

 

那么晚安XD

晓RD养猫容我慢慢写(靠


评论(58)
热度(202)

© 鱼味樱花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