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OS】Teleportation 03

·与Mr.Jealousy同属一个世界观 OS相遇到公开恋情之前的故事

·双线并行 看心情选择更哪边(喂)

·本篇前文请移步→ 01 02

·ABO世界观

·O和S都是俳优 O是被定位成Omega的Alpha S正好相反

·风组小天使们日常在线(比心

·哪位GN点名要催的双俳优前传,どうぞ(耍什么帅x

 

 

 

纵然心情忐忑的无法入睡,大野智还是被松本润强行按进床铺里蒙上了被子。

“松润,你真的是Omega吗…”大野智裹紧身上的小被子,从被缝里露出一双眼睛小声控诉着。

“你管我是不是,赶紧睡觉,明天不是早上就要去片场吗。”松本润抄着双手居高临下地看了眼瑟瑟发抖的小被团,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去客房睡,六点过来叫你起床。”

不知道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几百个回合,直到松本润怒火冲冲地把他从被窝里揪出来,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的大野智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

迷迷糊糊的跟着自家的铁腕经纪人踩着点到达了片场,大野智远远地就看到还穿着私服的樱井翔跟一个比他稍矮一些的男孩有说有笑,不禁有些好奇对方的身份,然而还没等靠近,就被男孩突然甩过来的犀利视线给吓的一怔。

松本润倒是丝毫不惧男孩的威吓,拽着大野智的胳膊上前了几步,高傲又不失礼貌地冲面前的两人微微欠身,“早上好。”便跟着大野智去了片场的换衣间。

二宫和也踮了踮脚,视线越过樱井翔的头顶追着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这才满脸质疑地撇了撇嘴角得出结论,“这大野智…这么瘦瘦小小的,真的是Alpha?”

樱井翔闻言没忍住勾起一抹苦笑,“你有资格讲他吗NINO?”说罢还比量了一下同为Alpha的二宫的身高。

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二宫和也叉着腰仿佛一个恶婆婆,“怎么地?现在就开始替你男人说话了?”

“NINO,玩笑不要乱开。”樱井翔顿时冷下了脸,压低声音提醒他这里是人来人往的片场。

“行了行了,不闹你了。”二宫和也也识趣地换了个话题,“今天要拍几场戏?你…还撑得住吗。”

虽然樱井翔嘴上说着不用担心吃点抑制剂就好了,然而过于担忧刚刚被标记的Omega会不会出现什么排斥反应的二宫和也昨夜还是留宿在了樱井家的客厅,果不其然,夜里樱井翔光偷偷跑进卫生间呕吐就不止三次,更无法想像回到房间后还受着怎样的煎熬,但是第二天一早,樱井翔还是像个没事人一样跟着二宫和也坐进了保姆车里,二宫和也纵使有很多话想跟他说,也被樱井翔面具一样的和善微笑堵回了肚子里。

“嗯,我没事啊。”樱井翔把食指戳在脸颊上冲二宫和也卖了个萌,深知倔强的Omega从来不会把脆弱的一面暴露在人前的二宫只得装作受不了地冲他摆摆手,“行了行了,您快去换衣服吧。”

 

 

相叶雅纪觉得今天换衣间里的气氛有点不太对。

先是游魂一般飘进来的大野智突然站在他身后,吓的他差点魂不附体不说,对方还嗓音虚浮地冲他招了招手,“早上好啊相叶ちゃん……”

“早…早啊……”相叶雅纪抱着昂贵的戏服瑟缩着点了点头,又担心地凑到大野智脸前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大ちゃん,你的黑眼圈怎么这么严重啊…?昨天没休息好吗?”

“啊…嗯。”不知道怎么回应这个问题的大野智只好讪笑着糊弄过去。

“嗯…”相叶雅纪直起腰板,露出温暖的微笑安慰道,“还好大ちゃん的皮肤本来就比较黑,不仔细看应该不明显的。”

“哇…………听你这么一说我真是好安心啊……”大野智抽搐着嘴角收下了相叶雅纪夹杂着刀片的鼓励。

“早啊。”另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两人闻声望去,樱井翔正举着甜点盒子朝他们走来,“我带了小点心,一会儿下了戏我们可以一起吃。”

“哇——”相叶雅纪抢先一步接过了粉嫩的包装盒,“谢谢翔ちゃん!大ちゃん我们…来……”

“早啊。”樱井翔冲大野智点了点头。

“嗯,早…早。”大野智点头回应了一下,随即两个人就撇开了视线不再交流。

相叶雅纪捧着甜点,眼睛滴溜溜转了半天,怎么也想不到为什么前天还在居酒屋里把酒言欢的两个人今天却像删档重启般生疏了起来。

“啊、啊。”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相叶雅纪凑到了樱井翔旁边,“翔ちゃん我们去另一间屋子换衣服吧。”

“嗯?为什么?”戒备心极强的Omega立刻反问道。

“那个…”相叶雅纪面露难色,“大ちゃん他不是…Omega吗,我们两个Alpha在这里跟他一起换衣服,怎么想都不太好吧。”

“啊…对啊。”反应过来的樱井翔马上换上了然的表情,拿起了自己的戏服“那我们就去隔壁房间换吧。”

怎么想都是这样比较不好吧!!!你们两个里才是真的有一个Omega啊!!!听力极好的大野智闻言立刻就想阻止,然而樱井翔却在相叶雅纪兴冲冲跑出去的同时给了他一个不要声张的眼神,大野智顿时哑了声音,心里像是被打翻了调味瓶一般五味杂陈。

 

 

再次回过神来时大野智已经身处电视剧的布景里,这场戏是剧中三个人的第一次会面,偶然在这栋洋馆中邂逅的三人已经发现洋馆中所有通往外界的门窗都像是跟空间固定在一起般纹丝不动无法开启,便聚集在一楼的餐厅里交流意见。

“啊、啊!现在这种情况,也就是那个了吧,那—个~”不修边幅的家庭教师毫不介意的一屁股坐在造价不菲的餐桌上晃动着双腿,半天还没有得到另外两人回应的他只好自己破了梗,“就是天神小学呀~幸福的幸子游戏~”

“噗…”即便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洋馆也丝毫不感到拘谨的贵族侦探坐在餐桌的主位晃着瓷杯中的红茶,“没想到吉本老师涉猎这么广泛。”

“嘛嘛,碰巧没收到的学生的游戏机里有罢了,”吉本荒野故作谦虚地摆了摆手,回身看向坐在餐桌角落带着眼镜一言不发的男子,“倒是这位帅哥,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做过自我介绍呢~”

“……榎本径。”大野智迅速进入角色,简短地说出台词后继续低下头做思考状。

“诶—径ちゃん啊…”吉本荒野像是跟对方失散多年的老相识一般叨念着对方的名字,跳下了桌子来到他的面前,“怎么办,我对你超——有兴趣的,要不要我们来加个LINE?邮箱地址也可以哦?”

榎本径抬起眼皮扫了一眼轻佻地挑逗他的家庭教师,沉默地举起左手搓动食指和大拇指,像是又陷入了思考。

“啪”的一声,榎本径感到一只手狠狠地按上他的椅背,把他圈在椅子和对方的身体之间,吉本荒野的气息突然逼近,性感低沉的气音在耳边响起,“いいねえ—”

“哟,椅咚吗。”贵族侦探依旧笑咪咪地看一旁看着好戏。

“我们现在,可是被困在荒芜人烟的山林深处的洋馆中哦,径ちゃん还能这么淡定,真是让人窝火呀……”吉本荒野笑容满面地说着,下一秒却粗鲁地揪起对方的领子将榎本径整个人从椅子里提了起来,眼神愈发变的深沉和危险,“不过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冷静自若的人类慢慢走向崩溃的过程了,尤其是像径ちゃん这样的欧、米、伽、……呐?”

因为被樱井翔给提了起来,大野智稍稍踮了踮脚,从他的视角刚好可以看到樱井翔隐藏在反翘的发尾后脖颈那片与肤色稍微不同的贴布痕迹,大野智稍稍一愣,樱井翔也注意到了大野智表情的细微变化,不着痕迹地歪了一下头,掩住自己的腺体,水亮的大眼向大野智发出快继续说台词的暗示。

榎本径的手扣在吉本荒野提着他领子的手背上,在两人肌肤相触的一瞬间,一种难以言喻的电流贯穿了Alpha的身体,让大野智更加确信,眼前的人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Omega。

而且还是一个已经被自己标记的Omega。

樱井翔显然也受到了同样的冲击,大野智扶稳对方微微颤抖的指尖,赶在樱井翔的眼神开始变的涣散之前说出了本场戏的最后一句台词,“…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打不开的锁。”

“卡!”随着场务的宣布,片场里仿佛凝固一般的空气终于开始流动,相叶雅纪揉了揉尬笑的有些僵硬的脸颊,意外地发现大野智和樱井翔还维持着喊卡前的动作,他站起身来准备喊两人回魂,然而一位浓颜男子和一个童颜男孩却早先一步上前把两人扯了开来。

“翔さん,你还好吧。”拍了拍樱井翔的脸颊,确认对方失神的大眼里终于逐渐恢复了光彩,二宫和也一脸愤怒地看向同样失魂落魄的大野智,咬着牙狠狠说道,“我们借一步谈谈?”

“好啊,”松本润把大野智挡在身后,从容不迫地一抬手,“您先请。”

 

 

休息室里,二宫和也和松本润各带着自己家的艺人隔着桌子坐在沙发的两侧,两个人谁也不着急开口,只是充满质疑地上下打量着对方,剑拔弩张的气氛让樱井翔和大野智浑身不自在。

“说吧,你们想要什么?”最后还是松本润长腿一展,换了个翘二郎腿的姿势,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支票本,又毫不在意的丢到一边,“肯定不是钱,对吧?毕竟樱井さん的片酬也不低呢。”

“诶你这小伙子长这么好看说话咋恁么不讲究呢!”对方高高在上的态度彻底激起了二宫和也的怒火,他一把拽过樱井翔的胳膊,在对方龇牙咧嘴的抽气声中刺啦一下撕掉Omega后颈上的贴布露出依旧带着齿痕的红肿腺体,“现在可是我们家的翔さん被你们家那个谁谁谁来着,都给咬成这样了!你现在跟我在这儿拿什么乔!”

同样被二宫和也不客气的连珠炮给激怒的松本润不顾Alpha连声喊疼的恳求扯着对方的面包脸捏来晃去,“你看,你好好看!就这么迟钝一孩子,怎么可能随便标记一个第一次见面的Omega!哼,该不会是你们家的樱井さん用了什么手·段吧?”

“嘿,合着照您的意思,我们家翔さん出道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隐瞒自己的真实性征,就是为了等遇到您家大野智的时候主动献身让他标记?”

松本润掀了掀眉毛,不疾不徐地回应道,“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呵,”二宫和也怒极反笑,“那我告诉您,这事儿没完,我们家翔さん最重要的东西已经被拿走了,麻烦您家的大野智负起应有的责任来。”

“这就是你们的目的?”松本润凝重地开口,“那我也告诉你,想用这种方法牵制大野智,不可能…”

“手术…”从进屋起一直没出声的樱井翔突然打断了松本润的话,扶着自己的后颈坐直身体,“信息素抽离手术,我会去做的。”

“翔さ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二宫和也闻言大惊失色,“那个手术可不是说做就可以做的!”

“首先Omega的身体要有足够的承受能力…”听闻过这种手术的大野智也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颤抖着嘴唇说道,“而且要在手术的同时,把Omega真正的‘番’的信息素注入到腺体中,稍有不慎,Omega可能面临着要把整个腺体切除掉的风险……”

松本润也一改刚才的冷峻,变的有些愕然,“樱井さん……你已经有‘番’了?”

“嗯。”樱井翔点了点头,换上平常大家司空见惯的谦逊微笑,“跟大野さん之间,应该是单纯的误会,所以你们也不要这么上纲上线,只要做完了手术,我跟大野さん之间就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

“樱井翔!”知道他在说谎的二宫和也小声呵斥道,“你这家伙,别什么事都想自己一个人承担好不好!”

“NINO…”从刚才就觉得身体沉重的樱井翔无力地扶着后颈,恍惚地摇了摇头,“我们不要让事情变得更加麻烦好不好,大野さん那边也会很困扰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樱井翔强撑着精神揽下一切的样子,大野智的心里空空荡荡,仿佛有什么本该是自己的东西被抽走了一般空虚,他不禁有些着急,“樱井さん…!”

“呜……!”樱井翔突然感到胃中一阵翻搅,他下意识的捂住嘴,连招呼都来不及打就弓着身子跑出了休息室。

“樱井さん…!”心脏像有感应一般又是一阵抽痛,大野智想也不想地跟着樱井翔跑了出去。

“呜……呕……”趴在卫生间的洗手池上止不住地干呕,樱井翔感觉自己的嗅觉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敏锐,片场纷杂的信息素气味不断涌进鼻子,刺激的Omega像要把内脏都呕出来一般难受。

“没事吧?”突然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后背,樱井翔忍不住轻颤了一下,然而那只手和他带来的信息素都有着让人安心的力量,让Omega过负荷的身体渐渐停止了躁动,甚至开始渴求更多的抚慰。

大野智轻轻顺着樱井翔的后背,感受到樱井翔已经不像刚才那般痛苦,Alpha一直悬着的心脏也终于回归的原位,“有没有舒服一点?”

“嗯、嗯…”樱井翔点头应着,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另一具温暖的身体靠去。

手忙脚乱的接住樱井翔倒过来的身体,大野智这才发现樱井翔的脸上正泛着不自然的红晕,水雾朦胧的大眼像会说话一般瞥过来,一瞬间就击溃了大野智的所有防线。

 

 

 

 

 

 

 

 

 

 

 

 

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吗?

 

 

 

 

 

 

 

 

 

 

 

休息室里,刚刚争执过一番的二宫和也和松本润两人怎么呆着怎么尴尬,最后还是实在坐不住的二宫和也开了口,“……我去看看翔さん。”

松本润无言地跟在二宫和也身后一起出了门。

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松本润的心底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当他走进卫生间,映入眼帘的就是樱井翔揽着大野智的肩颈让Alpha把他按在地上吮吻Omega光裸胸膛的香艳画面。

“…苍了天了!”二宫和也不禁跺了跺脚,然而下一秒,嗅到了卫生间浓烈信息素气味的松本润居然也失神地跪了下去。

我天爷……!你居然也是Omega!二宫和也顿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别管我!”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的松本润朝二宫和也喊道,“快去把那俩人给我撕开!”

“您这词儿用的真到位!”二宫和也从兜里掏出留给樱井翔做备用的抑制剂丢给松本润,一刻不停地跑向纠缠成一团的大野智和樱井翔。

 

 

或许以后,真的没有安稳日子过了。二宫和也在心里悄悄扎下一个Flag。

 

 

 

 

TBC

 

 

 

 

我的辽宁NINO…变成老北京儿NINO了……(???

想说的只有这个(靠

 

让我们下期再见!拜拜!(喂——


评论(39)
热度(202)

© 鱼味樱花饼 | Powered by LOFTER